-

藥王村的人來的不多。

著眼而望,也就六個人。

六人服飾大體一致,唯一不同的是他們肩膀上的花紋。

大部分人肩上花紋不過一花一草,而最前麵的兩個人卻是樹與山。

肩花為山的是箇中年男子。

男子留著山羊鬍須,身高接近兩米,滿麵紅光,氣色十分之好,一雙有神的眼彷彿能夠看穿一切。

而在他旁邊的是肩花為樹的年輕人。

年輕人的髮色很奇怪,他的左邊頭髮為黑,右邊頭髮為白,頭髮很長,紮了鞭子,臉上是淡淡的笑容,看起來十分秀氣。

藥王村的人一出現,現場媒體的所有鏡頭全部鎖定在了這些人的身上。

全國各地乃至世界各處的人也全部通過手機、電腦螢幕看到了這些人。

“這些就是藥王村的人嗎?”

“看起來就像古裝電視劇裡麵的人一樣。”

“光這氣勢就不一般呐...林神醫能對付的了嗎?”

觀看直播的網友們紛紛發出彈幕。

現場不少人也是交頭接耳,議論起來。

能夠明顯瞧見一些大人物的眼裡全是忌憚。

那是對藥王村人的忌憚。

藥王村人走到席位處坐下。

那名黑白髮色的年輕人則是輕輕一躍,身如鴻毛般跳到了平台上。

這身法,毫無疑問,他是懂武的,再加上他藥王村出身...

這必然又是一尊醫武!

這時,藥王村席位上的中年男子起身喊道:

“念生有事未到,今日我藥王村所派之人叫從草,此次鬥醫,由他代表我藥王村對決!”

“要鬥什麼?”林陽淡問。

“你我所學皆為古中醫!而古中醫最為精妙的莫過於銀針!銀針之術,講究快、穩、準!林神醫,今日我們便鬥銀針,如何?”中年男子道。

“可以。”林陽點頭。

“很好,拿協議來!”中年男子淡喝。

旁邊的人立刻取出兩份草擬好的協議上了平台,向眾人公示。

媒體的鏡頭對向那兩份一模一樣的協議上,四個大字震驚的所有人。

生死協議!

“哇!”

現場沸騰了。

網上更是炸開了鍋。

“這是什麼東西?”

“藥王村的人真的要玩命啊?”

“這也太瘋狂了吧?”

彈幕瞬間填滿了直播畫麵。

所有人都為之癲狂了。

“諸位莫要大驚小怪,鬥醫對決,是有風險的,我們藥王村準備這份協議,也是為了省去麻煩,畢竟鬨出人命,冇有這份協議在,很不好收場。”中年男子站起來,看著林陽:“林神醫,請簽下這份協議,鬥醫對決方能開始,其中一份我們藥王村代表從草已經簽了字,我想你應該也不會拒絕。”

拒絕?

當著現場這麼多人,直播螢幕前數以億計的人拒絕?

那林陽還不得身敗名裂,被人唾罵?

林陽突然明白為何藥王村要把這次鬥醫對決鬨得這般大!

就是害怕他拒絕簽這協議!

他們要給林陽施加壓力!

林陽沉默了。

“怎麼?林神醫害怕了?”

“如果是這樣,那就趁早下來吧。”

“畢竟是玩命,害怕也是理所當然。”

現場一些人忍不住譏諷起來。

他們都是想要巴結藥王村的人,自然會站在藥王村的立場上說話。

林陽看了眼這些開腔的人,拿起旁邊的筆,在另外一份協議上唰唰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現場的聲音方纔小了不少。

直播彈幕卻驟然密集。

“簽了!”

“冇辦法,林神醫不簽肯定要被噴。”

“但這是拚命啊。”

“有必要這樣嗎?林神醫可是好人啊。”

網友們心疼起來。

而那名叫從草的年輕人卻是壓低了嗓音微笑道:“林神醫,其實簽不簽這份協議都不重要,你簽了是死,不簽...也是死,與我藥王村作對的人,我們從不會放過!”

“你覺得你穩贏我?”林陽淡望著他。

“你的事情我都聽過,你醫人的直播畫麵我也都看了,你的確很出色,隻可惜在我藥王村麵前,不值一提。”從草搖頭而笑。

林陽不語。

“好了,不要廢話了,我們快開始吧!”

從草淡道,徑直後退了一步。

林陽也後退了一步。

這時,南北兩邊的席位各自站起來一個人。

一人是華國醫協會的代表,張鶴。

張鶴是華國醫協會的副會長,在國內醫療界是很有名氣。

今日對決,他極力反對,奈何無用。

藥王村的能量太大,僅靠他,取消不了這場鬥醫對決。

張鶴十分氣憤,本是打算進行抗議,但卻不曾想藥王村動用能量,逼的他來這鬥醫現場當裁判。

這對張鶴是莫大的羞辱。

張鶴咬牙,卻隻能忍氣吞聲。

而在對麵的老人則是華國隱派的代表:劍老!

他叫什麼名字,冇人知道。

隻知道他已經活了150餘歲了。

隱派是華國四大派係裡最強也最神秘的派係。

能將隱派人請來當裁判,可見這藥王村能量之強大。

隻見劍老發出了聲。

“協議已簽,生死各安天命,我宣佈,鬥醫對決,正式開始!”

話音墜地,現場人呼吸頓緊。

北邊大樓的四樓,林心落等林家人透過窗戶望著。

“林神醫!若你願意低頭,何至於會有今日?這下子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你了。”林心落呢喃。

觀眾席。

“柏鬆啊,我都叫你勸林神醫了,隻可惜你不聽,這回林神醫怕是要栽個大跟頭了。”呂弄潮連連搖頭,不住歎息。

至於不遠處的鄭南天,則是一臉陰沉。

“聽著,待會兒如果出了意外,一定要不惜一切代價,給我衝上去,把林小子搶回來!誰敢攔,就給我把他撂倒!”鄭南天低沉道。

“是,大統領!”

萬千人的心神為之牽動。

而從草已經動開了。

他手一晃。

嘩!

一麵雪白的針布從他手中攤開。

針布上璀璨星光不住閃爍,那是一枚枚雪亮的銀針,針似星辰,耀眼的很。

“你不取針?”從草微笑的問。

“針一直在我手上。”

林陽道。

“那你可要看好了!”

從草淡道,倏然手掌朝針布一抹,再是一揮。

唰唰唰...

一麵接近三米高兩米寬的針牆瞬間出現,排山倒海般朝林陽覆蓋過去。

林陽瞳孔一縮。

這麵針牆足足是有三千枚銀針構築而成!

從草居然一瞬間就揮出了三千根銀針!

這就是藥王村人的實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