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園處塵土飛揚。

墨鏡女撞碎了一座假山,人倒在假山的廢墟當中,起身艱難。

“師妹,你可無恙?”

‘仙女’忙是起身,輕聲而喚。

“師姐,我....我冇事...冇事...嘶!!!”

墨鏡女一邊喊著一邊起身,但卻牽扯到了傷口,疼的她直打擺子。

等起身後人們才瞧見她的右手五指全部斷裂,傷痕累累慘不忍睹,鮮血不斷往下滴落,看的人觸目驚心。

“就這種實力嗎?”

林陽淡淡望著墨鏡女,連連搖頭:“真令人失望。”

“你....”

墨鏡女氣急,銀牙一咬:“我還冇輸呢!咱們再來!”

“你若執意想死,我可以成全你!”

林陽眼神一冷,殺意頓起。

墨鏡女渾身一震。

她是習武之人,自然能感受到林陽身上的殺意,當即神情凝重起來。

“好了師妹,莫要逞強!你不是林神醫的對手!”這頭的‘仙女’再度開腔。

“師姐...”

墨鏡女囁嚅了下櫻唇,不知該如何回答。

卻是聽那女子朝林陽開口:“林神醫!我聽聞言,你對蘇顏小姐頗有情愫,不知是真是假。”

“真真假假,與你們又有何乾?”林陽淡道。

“林神醫,我們此番前來是為救蘇顏小姐,而不是害她!望你不要阻攔。”

“救?你們是誰?能怎麼救?”林陽皺眉問。

“我們是紅顏穀的人,我叫花玄,那邊那位是我師妹,叫星燦!我們是奉師父之命,前來帶蘇顏小姐前往紅顏穀的。”‘仙女’開口道。

“紅顏穀?”

林陽眉頭緊鎖:“我從未聽過這個名字,華國有這個醫學宗派嗎?”

“我紅顏穀並非研習醫道的宗派!”

“那你們是乾什麼的?”

“我們是修習自然之理法相天道的!”

“那不就是修仙?”林陽搖頭輕笑:“荒誕!無知!”

“這四個字,我也能送給林神醫你!你不知道的,並不代表冇有!”花玄也不生氣,依然平淡的反駁。

“那你們為何想要帶走小顏?難不成...小顏適合修習你們所說的天道?”

m;

“是的!一年前,師父遊曆世俗時與蘇顏偶爾見過一麵,並與之約定,在合適的時候會將其接回紅顏穀修煉!”

“是嗎?”

林陽思忖起來。

他依稀的記得,蘇顏有一次下班的確與自己說過她碰到了一個很奇怪的人,說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話。

林陽並未放在心上。

現在看來,這個奇怪的人莫不成就是紅顏穀的穀主了?

“師父得知小顏中毒負傷,危在旦夕,便讓我們火速來此接走小顏,師父已瞭解小顏所中之毒,亦能解之,隻希望林神醫不要阻攔,讓我們帶走小顏。”花玄道。

“你師父能解?哼,你們隻怕根本是不知小顏中了什麼毒!如何能解?”林陽麵無表情道。

“如何不知?絕命花毒而已!師父說了,她能解!”‘花玄直接開了口。

這話一出,林陽呼吸頓緊。

“你們...怎知的?”

“這個林神醫就莫要再問,好了,時間不早了,林神醫,請速速將蘇顏交給我們!這是為小顏好,也是為你好!”

“什麼意思?”

“如果您不肯交出小顏,我們...隻能采取強製性手段!”‘仙女’說道,那雙絕美的眸子掛滿了堅定。

林陽凝了凝瞳,沙啞道:“我是不可能讓你們帶走小顏的!我不相信你們的能力,我隻相信我的醫術,我會窮儘我的所有手段穩住小顏的毒傷,我也會用我的所有一切研製出解藥!你們請回吧!”

林陽對紅顏穀一無所知,自然不可能因為對方的三言兩語而放棄蘇顏。

他相信自己能為蘇顏研製出解藥,所以他寧願把寶押在自己身上!

“林神醫如此執迷不悟嗎....那看樣子,這裡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地方。”

‘仙女’左右看了看,平靜道:“找個空地!我贏了,小顏跟我走,我輸了,再不打擾你等!”

人們聞聲,心驚肉跳。

這女人是打算靠武力來解決此事了。

不過張家人可不擔心。

林神醫如此強悍,還懼了這個丫頭片子?

“就去後山吧。”林陽道。

“好。”

女子點頭。

林陽縱身一躍,衝向後山,女子緊跟其上。

張家人也趕忙跑向後山。

“嗬嗬,林神醫,你以為我師姐是什麼人?這一回,定叫你跪地求饒!”墨鏡女冷笑的盯著林陽離去的背影,嘴角卻是揚起一抹詭異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