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徐天等人一臉錯愕。

元星掃了眼周遭,倒不覺得有多緊張。

至於林陽,更是一臉的淡定。

這時,徐天接了個電話,臉色輕變,當即小跑上前,附耳於林陽。

“林董,外麵的人說沈家人都來了,外頭停了幾百輛車,而且還有源源不斷的人趕到!”

“是嗎?那很好,省的我跑沈氏主家去收拾他們。”林陽點頭。

徐天聞聲,欲言又止。

他對援軍的事並不瞭解。

可就目前來看,自己這點人,給彆人塞牙縫都不夠。

徐天頗為焦慮,但看元星跟林陽一臉淡定,便隻能老實的在後頭站著。

“林神醫,我知道你的事蹟!聽說連古派都在你手上栽了跟頭!雖然具體事情我尚且不知,但我得告訴你!古派收拾不了你,不代表我沈家就收拾不了你!今天你必須要給我兒子償命!”沈浩勝低吼,眼裡全是怨怒,這便要發難,準備進行圍攻。

“大哥,不可!”

白袍光頭忙衝上前,一把拉住沈浩勝,淒厲呼吼:“大哥!不要!不能再錯下去了!如果跟林神醫交起手來,我沈家就完了!徹底完了!!”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兒子都死了!你做三叔的!難道不肯為玉明報仇嗎?”沈浩勝憤怒的將白袍光頭推開,便大吼道:“給我上!殺了林神醫!!”

“不許上!誰都不許動!!否則便將他逐出沈家!”

白袍光頭咆哮。

那些正欲前進的人立刻止步,麵麵相覷,困惑的看著白袍光頭。

沈浩勝勃然大怒,衝著沈家人吼道:“到底他是家主還我是家主?給我上!聽見了冇有?難道你們要違抗我的命令?”

“是!老爺!”

人們點頭。

“不!!”

這時,白袍光頭竟是衝到了眾人的跟前,將眾人攔下。

世人錯愕萬分。

“老三!你是真的要跟我作對?”沈浩勝氣的渾身發抖。

然而白袍光頭卻是直接跪了下來,腦袋重重的磕在地上,且磕個冇完,一邊磕一邊吼:“大哥!你就聽我一句勸!不要再跟林神醫作對了!就當我求你!當我求你啊!!大哥....我求求你了!”

他嘶吼著,哭泣著,瘋狂的磕著。

磕的腦袋上全是血也不見停。

沈家的人都嚇到了。

連沈浩勝也懵了。

三弟瘋狂的舉動讓他完全搞不清頭腦。

這是乾什麼?

“家主,這...”眾人踟躕不定。

沈浩勝的臉色極度難看,拳頭死死的捏著,低聲而吼:“三弟!你是瘋了還是怎麼了?我沈家精銳今日儘出!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林神醫?”

“不!大哥,你對付的可不僅僅是林神醫!而是一個龐大的勢力!林神醫冇你想的那般簡單!”白袍光頭吼道。

“你把我們沈家當什麼了?”

沈浩勝直接揚手,低吼道:“我便讓你看看我們沈家真正的力量!”

聲音一落。

嗖嗖嗖嗖...

大量破空之聲傳開。

便看數百道身影竟是騰空而飛,躍於蒼穹,落在了莊園的屋頂與圍牆上。

與此同時,四麵八方也跳進來大量實力強大的武者。

是的。

這些武者是跳進來的!

他們一個個縱身一躍能跳個七八米,簡直如同超人一般,落地後都能將地麵震得轟隆作響,地麵爆裂。

而且這樣的人不止一個,而是所有。

每一個被沈浩勝帶來的人,幾乎都是如此!

不一會兒,莊園內外屋頂圍牆,全是沈家武者。

現場已被圍了個水泄不通。

如狼似虎的強者全部將目光鎖定在林陽身上。

隻要沈浩勝一句話!他們就能將林陽大卸八塊!

m看見了嗎?三弟!家族的龍衛隊!內族精銳跟長老閣的人我全部請來了!今天彆說是林神醫站在這,哪怕是大羅金仙在這!我也要他扒層皮再走!”沈浩勝嘶吼著。

這是他的底氣。

也是他的自信。

mp;

白袍光頭怔怔的看著這景象,也有些懵圈。

沈浩勝請來的許多力量,甚至都是他不曾見過的!

隻是這些人...真的能對付林神醫嗎?

白袍光頭心裡冇底。

“林神醫,我本欲將你大卸八塊!但我三弟為你求情,我給他個麵子!現在你過來,給我兒子的屍體磕幾個響頭,然後再我兒子麵前自裁謝罪,我會讓你走的裡麵些,至於你身邊的這些人,我不會為難他們,會放他們走,你看如何?”沈浩勝麵無表情的盯著林陽道。

然而,林陽搖頭拒絕了。

m

“讓我死無全屍?那得看你的本事。”林陽靜靜道。

“好!好!很好!”沈浩勝氣的渾身發抖:“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老三,彆說我冇給他機會,是他不珍惜!你馬上給我讓開,否則老子連你一起收拾!”

“大哥...”

“給我殺!!”

沈浩勝咆哮一聲,竟是一馬當先,身先士卒!

他若出了手,沈家人定不會再猶豫!

現場瞬間騷亂起來。

大戰一觸即發!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個聲音從外圍響起:

“林董,我們的援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