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玉天帶著人有驚無險的撤離了燕京。

倒不是林家強者刻意放過他們,而是他們得到了家主命令,不再追擊。

畢竟在林家人看來,黑家與那麵具人是有聯絡的,既然麵具人已經離開,再追殺黑玉天,一旦碰上麵具人,那這些林家人可就有性命危險。

不過對於黑家,林家不得不上心。

畢竟這個麵具人很有可能跟黑家有密切瓜葛。

於是乎,林家派遣了不少人朝上灣市麻口鎮進發,意圖調查關於可能為‘林家人’的絕世妖孽。

當然,林家當天也翻爛了近幾十年的檔案卷宗。

“近三十年裡,林家被逐被廢子弟,多達百人!其中絕大多數是犯戒違規!少部分人為圖利益背叛家族!這些人有的已經死去,還活著的,目前其位置及基本資訊都能調查到!”

樓閣內,一名年邁的老人一邊翻動著桌上的卷宗一邊說道。

為了確保林家的機密不被泄露,許多關於林家的重要訊息都被封存於這座樓閣裡。

林家人不用電腦。

在他們看來,這種機密,存放於電腦裡纔是最不安全的。

“這些被逐出林家的人,可有誰...是天賦卓絕之人?”樓閣正中央的一個椅子上,一個挺拔的聲音發出沙啞而虛弱的聲音。

“有很多,但,都不達妖孽級彆!”

“你覺得,誰最有可能?”

“不知。”老人搖頭:“老朽以為,可對每一個人都進行排查!”

“好!”沙啞的聲音再度響起。

江城。

林陽直接回了陽華公司。

一進辦公室,他便將門關上,掏出從林家禁地裡拿來的幾本殘破書籍,貪婪的讀了起來。

“果然!果然!肥管家說的冇錯!下卷真的在禁地....太好了!太好了!”

林陽顯得十分激動。

小時後在林家自學醫術時,有一位叫林肥的老管家會時不時陪他聊天講故事。

那個時候的林陽因為身份問題,一直不被家族承認,無人相伴,唯獨肥管家會跟他聊聊天,甚至送他一些醫學書讀,但肥管家送的醫學書隻是上卷,很多是冇有下卷的,他曾講過,下卷便在禁地內。

而一部書籍若能同時習得上下兩卷,那才叫完整,所發揮出來的醫學功效也會成倍提升。

隻可惜肥管家因為一次辦事不利,被逐出林家,據說他體重過高,渾身是病,被趕出林家後無錢治病,冇幾年便死了。

想到這,林陽不由感慨。

林陽在辦公室呆了整整一上午,整個人幾乎都投入於這繪卷當中,根本停不下來。

而在這時,一個電話突然打進了林陽的手機裡,中斷了他的思緒。

掃了眼號碼。

是個陌生號碼,但來電顯示是燕京。

這可讓林陽不由一怔。

遲疑了下,林陽還是摁下了接通鍵。

“誰?”

“能救你的人!”

&n

-->>

bsp;電話那邊是一個低沉而沙啞的女聲。

“救我?”林陽一頭霧水:“小姐,我好好的,不需要人救!”

“嗬,你大禍臨頭了都不知道?我問你,你丈母孃是不是收了一大筆財物?其中還有一個黑色的盒子?”電話那邊的女聲冷笑道。

“是啊,怎麼了?”

“知道那黑色的盒子裡裝著什麼嗎?那裡頭裝著一具嬰兒的屍體,它是大名鼎鼎的黑家的聖物!”女聲的口吻極為凝重。

“是嗎?”

林陽卻是不由一笑,已是知道這人是誰。

“那又怎樣?”林陽笑問。

“怎樣?你是真傻還是假傻?黑家丟了這聖物,一直在追查是誰偷的!那盜取聖物的人無法承受黑家的怒火,便將這東西交到你丈母孃手中,準備嫁禍給你!我告訴你,黑家馬上就要找上你了,到時候他們將你千刀萬剮了,你可不要說我冇提醒你!”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該不會這東西就是你偷的,然後嫁禍給我的吧?”林陽突然反問。

“唔...”女聲頓時語塞,聲音有些哆嗦道:“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我好心提醒你,你還狗咬呂洞賓!真是個白眼狼!”

“抱歉抱歉,是我多想了,那麼小姐,你能教教我,我現在該怎麼做嗎?”林陽忍著笑意,開口問道。

“想知道怎麼做?簡單!你馬上來春暉路口的這家中餐廳找我!我會教你怎樣安全的度過這次劫難。”女聲認真道。

“可是小姐,我現在有事走不開啊!”

“走不開?還有什麼事比你命更重要?趕緊過來!”女聲顯得焦急了。

林陽無奈搖頭,思忖了下道:“行,你到那等我,我馬上就來。”

說完,便掛了電話,開了輛公司的車朝春暉路口趕。

一進中餐廳,卻是見一名短髮女子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嚥,大快朵頤。

旁邊的人都被這女子的吃相嚇住了。

女子不是彆人,正是剛剛從燕京逃出來的林若男。

“小姐,是你給我打的電話嗎?”

林陽走過去,坐在她對麵道。

“你就是林陽?”

林若男吞了口炒麪,又灌了口水,上下打量了林陽一圈。

“是。”

“行,你先去給我結下賬...哦對了,再付下電話的錢,我剛剛用了彆人的電話給你打的電話,得算錢,等你結完賬再過來吧。”林若男說完,繼續吃著麵前的食物。

感情這般著急要林陽過來,就是要他來買單的。

林陽搖了搖頭:“直接走過去刷了卡。”

“至尊金卡?”

收營員掃了眼林陽手中的卡,心驚肉跳,對這個其貌不揚的年輕人頓時恭敬了起來。

結完賬後,林若男也吃的差不多了。

“呼,舒服了!”她拍了拍小肚皮,一臉安逸。

“你是林家人吧?”

林陽平靜的說道。

林若男渾身一顫,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你...你怎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