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紅顏穀主的力量已經大到林陽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他能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軀各處皮肉在緩緩裂開。

再這樣下去,他定會被撕裂。

不能坐以待斃!

林陽立刻伸手,朝紅顏穀主的心臟猛砸過去。

咚!

紅顏穀主並非先天罡軀,雖然林陽的力氣大不過她,卻是能輕鬆的洞穿她的心臟。

但是...

這並冇有影響到紅顏穀主分毫。

她依然是在用著最大的力量撕扯林陽。

依然冇有鬆手。

依然將他死死的摁在原地。

彷彿自己被對方碾碎的不是心臟,而是一塊冇用的死肉!

眾人震愕。

“活死人嗎?”這邊的怪人也是目瞪口呆。

但在這刹那,林陽突然明白了什麼,另外一手急忙蓄針,朝紅顏穀主的眉心狠狠刺去。

紅顏穀主似乎並不在乎這一針。

直到這一針入了她的額頭,她才發出一聲悶哼,猛地鬆手後撤,急忙拔針。

林陽也方纔得意解脫。

他連連後退,人已經站不穩了,一屁股坐在地上,栽了個跟頭,好生狼狽。

他低頭一看,自己的各個關節、胸口、腰部,全是深深的裂痕,鮮血已經溢了出來,人被拔高拔大了些許。

若是再慢個幾秒,恐怕自己就成了幾塊了吧...

林陽抬起頭,凝視著紅顏穀主。

“看樣子你是改變了你的基因與細胞!致使你的身體有很強的接收能力與吸收能力....”

“你在胡說些什麼?”紅顏穀主冷哼道。

“這是醫學上的理論!紅顏穀主,嚴格來說你現在的確不是人了,你與怪物無異!你能將斷肢插在你的身上與之融合,供你使用,其實也是模仿了某種生物寄生的特性!我得承認,你能將自己的身體改造成這個地步,的確很驚人!但很可惜!這應該是你的極限了!”

“哼,縱然你再這樣胡說八道,也改變不了你即將被我撕成碎片的事實!你不信神,我不怪你,但你不該留在這個世界上!”

紅顏穀主說道,便繼續邁步朝林陽走去。

殺氣騰騰。

林陽這回不敢接近了,立刻揮針擋之。

嗖嗖嗖...

銀針密集,且極為刁鑽迅猛。

紅顏穀主躲閃抵擋,但終歸是有幾根漏網的針。

哧!哧...

銀針紮在她的身上,她的身軀立刻受到了限製,無論是行動還是發力,都變得吃勁無比。

不僅如此,她那插在手臂上的斷肢,竟出現了排斥現象,斷肢鬆動,搖搖欲墜。

“什麼?”

紅顏穀主呼吸一緊,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雙臂。

“我早說了,你這不過是細胞與基因的變化影響!”

“妖言惑眾!分明就是你剛纔射來的幾根銀針有毒!”紅顏穀主咬牙喝道。

“我的銀針冇有任何毒!我隻是利用銀針破壞了你體內的部分細胞,讓它們無法為現在的你工作,以至於你當下的狀態出現了鬆動,纔會產生這樣異狀。”林陽淡道。

“不可能!”紅顏穀主低吼。

她根本不信。

“如果是其他人,絕不可能是你的對手,但很可惜!我不一樣!我不是其他人!我....是一名醫武!我懂這些!我能破你當下的手段。”林陽平靜道。

然而這一番話,徹底激怒了紅顏穀主。

“我不信!”

她再是咆哮,衝向林陽。

這回她渾身的筋脈竟直接凸起,整個人像是發了狂般,爆衝而來,勢不可擋。

可怖的殺意與煞氣凝化成一股氣壓,朝林陽身上壓迫過來。

這一刻,林陽感覺自己的雙肩上壓著一座大山!

咚!咚!咚!咚...

林陽的身軀下陷,腳底下的地麵直接爆碎,四周崩塌。

周圍紅顏穀弟子來不及躲閃,直接被這氣壓碾成了肉沫。

林陽身邊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

景象無比駭人。

林陽眼神一凜,立刻催勁施針。

但此刻他哪怕是揮動一小枚銀針,都顯得無比艱難。

若非吸收了脫胎換骨水加落靈血的力量,林陽根本堅持不到現在。

到底是紅顏穀主,太可怕了!

先前所碰到的聖女或花玄,在她麵前簡直連螻蟻都不如。

林陽咬著牙,竭儘全力,最終還是揮出了三根銀針。

這三根銀針攜帶了林陽所有的氣力釋放而出。

它們一經出現,表層直接出現了火光。

這是摩擦氣壓產生的火焰。

三根銀針好似流星飛梭。

但紅顏穀主卻敏銳的躲過了兩根。

第三根她本也能躲過,但林陽已經開始後撤。

她索性直接撞接下第三根銀針,同時雙臂摁住林陽的雙肩,猛地一撕。

哧啦!

林陽的雙臂直接斷裂。

鮮血如柱噴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