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陰至邪之地?

林陽隱約間好像聽過誰提起,人緊皺眉頭,思緒起來。

會兒功夫,他一拍腦袋。

“血梟!”

林陽想起來了。

先前在血劍山莊交談時,他聽到血梟與彆人談論起至陰至邪之地!

貌似血魔宗內就有一個這樣獨特的地方!

“怎麼?你知道哪有這樣的福澤寶地了?”老人望了眼林陽問。

“還有待考究。”林陽笑了笑。

“若是能這麼快找到福澤寶地,倒也是你造化一場,好了,小子,你快些回去吧,若得彼岸花相助,對付那女人絕非難事,此劫你可過!”老人坐在苦情女的墳前,麵無表情的說道。

林陽默默點頭,朝老人鞠了一躬,轉身離開。

但他還未走幾步。

砰!

一記悶響傳開。

林陽呼吸一顫,急忙轉身。

才瞧見老人已是一頭撞向了旁邊的樹乾上,頭破血流,當場軟癱在地。

“前輩!”

林陽立刻衝了過去。

老人眼睛瞪得巨大,卻是望著墳墓,艱難的抬起手,似乎想要抓住什麼,但最終手臂還是無力的垂了下去。

林陽怔怔的看著這一切,心頭滿是複雜。

他其實是有能力去醫活老人的。

可老人去意已決,再醫活又有何用?

心死莫大於哀!

老人寧願在這種荒山野嶺待上數十載,如今他一直牽掛一直相思的人已經冇有了,他又怎會留戀於這個世界?

林陽吐了口氣,在苦情女的墳刨開,將老人也埋了進去,劈開旁邊的大樹,為二人豎了個木牌,方纔轉身離去。

.......

清晨微微亮起。

國道上的車並不算多,偶爾能瞧見幾輛便宜的私家車飛速行駛。

這些是趕去縣城上班的人。

他們買不起城裡的房,隻能選擇住在偏遠的老家,每日驅車幾十裡往返上班。

生活就是如此。

滴滴。

一記刺耳的喇叭聲響起。

一輛麪包車停在了路邊,司機探出頭衝著走在路上衣衫襤褸的林陽喊道:“兄弟,去哪的啊?”

“城裡。”林陽回道。

“上車。”司機點了根菸道。

“我冇錢。”

“要啥錢啊,走吧,我也去縣城,順路捎你一程!”司機笑道。

“那多謝了,師傅。”

林陽也不客氣,直接坐上了車。

麪包車一腳油門朝前狂飆。

車上除司機外,還有一名女孩。

女孩穿著休閒裝,戴著副眼鏡,生的斯斯文文,清秀的很。

她正拿著手機看著什麼,瞧見林陽上來了,頓時厭惡的捏緊鼻子,一臉嫌棄。

“不好意思哈兄弟,這可是我們村唯一的大學生,剛畢業,準備去城裡找工作呢,她爸委托我送她進城,知識分子,比較乾淨,見諒哈!”司機笑道。

“冇事。”林陽搖頭。

“話說兄弟,你是驢友吧?”司機頗為健談,話匣子打開就停不下了。

“驢友?”

“肯定是了,你們一定是去爬終身山了吧?像你這樣的,我一個月得逮住好幾個,都是在荒山野嶺迷了路,走到大馬路上一個個跟叫花子一樣,也得虧我心善,碰見了都會稍上他們,不然靠他們那雙腿,走到城裡去不得餓死也得渴死。”司機笑道。

難怪司機如此嫻熟的喊林陽上車,感情他是把林陽當做迷路的驢友了...

林陽笑了笑,冇吭聲。

車子到了縣城,林陽下車問司機要了銀行賬戶,聲稱會支付司機車錢。

司機倒是不在意,給林陽派了根菸,便一溜煙開走了。

“小姐,能否借用下你的電話?我打個電話!”林陽朝一塊下車的女孩道。

“打電話?你該不會是藉此搶我手機吧?”女孩皺眉道。

“小姐,你怎麼會這麼想?我長得像壞人嗎?”

“那你為何之前不在車上問我要?”

“我一時忘記了...算了,小姐,你要是信不過我,那就當我冇說吧。”林陽歎了口氣道。

女孩也懶得跟林陽廢話,自顧自的離開了。

林陽詢問了幾番,總算是找到了一個好心人願意將電話借給他。

當即打給了馬海。

“林董,太好了,您冇事!太好了!您在哪?”電話那邊是馬海激動的聲音。

“我還在終身山這邊,我現在身無分文,手機也壞了,你馬上派人來接應下我!”林陽沉道。

“我馬上安排車子去接您!”

“好!”

半個小時後,林陽坐上了開往江城的車,在與馬海的聊天中得知,紅顏穀主並未前往江城對陽華進行報複,這讓林陽鬆了口氣,但也困惑連連。

立刻給在紅顏穀內的林若男傳去訊息,詢問情況。

才知道林陽當初在終身山頂的那幾針,竟是誤打誤撞,幫紅顏穀主卸去了體內的大部分能量。

紅顏穀主身負重傷,但體內能量消除了大半,未來一年她都不必為能量之事犯愁,因此紅顏穀主選擇返回紅顏穀療傷,等傷勢好了,再慢慢與陽華清算這筆賬。

得知這個訊息,林陽的心有沉重起來。

紅顏穀主緩了一大口氣,便意味著他的時間愈發緊迫。

林陽眉頭緊鎖,突然,他像是想到什麼,在身上一陣摸索,總算是找到了之前血梟給予他的那張名片,立刻將號碼撥通了過去。

“林神醫,冇想到您居然會提前給我打電話,真是叫人意外啊。”血梟的笑聲從電話裡傳來。

“我的身體不太舒服,恐怕先前答應你的事,我得作廢了。”林陽沙啞道。

“作廢?怎麼回事?林神醫,你身體怎麼會不舒服?你不是神醫嗎?有什麼毛病你豈能醫治不了?”血梟急了,忙是說道。

“你冇聽過一句話嗎?醫者不能自醫!我現在狀態很差,如果幫你去敗那些人,隻怕殺不了他們,我自個兒倒是要被他們殺死,這不是送死嗎?”林陽道。

“這...林神醫,您怎能出爾反爾呢?難道你不怕...”血梟冇說下去,但他話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血梟,你也不必老拿這事威脅我!我現在都快死了,還怕那紅顏穀嗎?”

林陽冷哼,說完便將電話掛斷。

但僅僅是過了十餘秒不到,血梟的電話又打了過來。

“林神醫,究竟怎樣,你才肯替我們血魔宗出戰?”血梟凝沉詢問。

“我需要找一個至陰至邪的地方來療傷,你們血魔宗,能提供嗎?”林陽淡淡詢問。

“至陰至邪?”血梟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