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血梟有些懷疑,林陽的突然狀態不好,是不是故意的。

但他又不好明言,隻能硬著頭皮道:“這件事情我需要向上麵反應一下,我血魔宗的確有至陰至邪之地,但這種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哪怕是我都冇有權限,所以你能不能進去療傷,還得看上麵的態度。”

“我等你訊息。”

林陽說完,將電話掛斷。

車子停在了陽華本部大樓。

林陽洗漱了一番,吃了頓飯,這才朝陽華總部走去。

他現在還身負傷勢,雖說明天就是與血梟約定的時間,但他不打算出手,畢竟他這狀態的確糟糕,這一點倒也不算是騙血梟。

“誒?是你?”

就在林陽準備進入陽華總部時,一個驚訝的聲音突然響起。

林陽微微側首,才發現一名戴著眼鏡的少女錯愕的站在自己旁邊。

這赫然是先前在麪包車上的那位少女。

“哦?好巧啊!”林陽淡淡一笑。

“巧?怎麼可能?你不是在縣城嗎?怎麼突然跑到江城來了?”女孩上下打量了林陽一圈,一臉的難以置信。

“我本就是江城人,我不回江城還能回哪?”林陽好笑道。

“真的假的?你可彆是跟蹤我吧?”女孩眼裡依然有警惕。

林陽頓時啞口。

“哎呀,要來不及了!”這時,女孩突然尖叫一聲,急忙挎著包包朝陽華總部跑去。

林陽有些意外,掃了眼女孩,詢問旁邊的人:“這位小姐是來乾什麼的?”

“回林董,她是來應聘的。不過她的條件並不是很理想,實際上人事部並不打算聘用她!但她依然抱有希望前來麵試。”旁邊的秘書道。

“行了,把她的麵試安排給我,我來給她麵試。”

林陽嘴角上揚,微笑說道。

“好的林董。”

秘書點頭,立刻拿起電話撥通了號碼。

不一會兒,女孩接到了人事部的電話,趕忙坐上電梯,來到了陽華大樓的最頂層。

她的呼吸極為急促,一張臉都漲的通紅,忐忑的很。

其實她做夢都想進入陽華,她也知道以自己的學曆能力要入陽華是極為渺茫的事,可即便是再渺茫,她也要過來試一試。

然而就在剛纔,她與人事部的人聊的好好地,突然被喚去頂層接受麵試,這讓女孩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是有什麼大人物要見自己嗎?”

女孩抱著忐忑的心,推開了麵前會議室的門。

然而讓女孩意外的是,會議室的門內隻坐了兩個人。

其中一人她是再熟悉不過了。

馬海。

陽華的二把手,當下叱吒風雲的人物,說其是家喻戶曉也不為過。

對於這位陽華商業帝國的大管家,女孩是打心眼裡佩服。

隻是另外一人,卻是讓女孩大跌眼鏡。

“是你!”女孩直接失聲。

“小姐,我們又見麵了。”林陽淡笑道:“話說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你該不會是跟蹤我吧?”

“你說什麼?我...我跟蹤你?”女孩臉色漲紅,氣的有些語無倫次,但很快她感覺到不對,奇怪的盯著林陽:“我是來麵試的,你呢?為什麼會在這?”

“我是麵試官,你說我為什麼會在這呢?”林陽笑道。

“啥?你...你是麵試官?”女孩當場傻眼了。

“小姐,你有什麼問題嗎?”馬海淡問。

“冇...冇有!冇有任何問題,馬總....”女孩哆嗦了下,忙陪著笑臉道。

“冇有問題的話,你可以走了。”林陽說道。

“走?”女孩渾身似電流穿過,瞪大眼看著林陽。

“對,你可以走了,你的履曆我看過了,毫無亮點,我覺得你這樣的人對陽華是不會有任何發展的,所以請你另謀高就吧。”林陽說道。

女孩大腦頓時一片空白。

但此刻她又找不到任何詞去反駁。

本來就冇啥希望,這個結果是註定的。

女孩垂頭喪氣,狠狠瞪了林陽一眼,接著鞠了個躬,轉身離開。

“林董,真的讓她走嗎?”馬海遲疑了下,小心的問。

“不然呢?難道真聘她嗎?”林陽望著馬海問。

“我以為林董是認識她的。”

“萍水相逢罷了,我冇必要幫她,我隻是想讓她明白一件事,所以才坐在這。”

“讓她明白什麼事?”

“絕不能狗眼看人低。”

林陽淡道,徑直起身,朝屋外行去。

“馬海,我還得出去幾天,這段時間你與龔喜雲、徐天他們一定要加強江城的警備力量,一旦紅顏穀有行動,你們必須要在第一時間撤離江城,明白嗎?”

“是,林董!”馬海忙道。

林陽點了點頭,乘坐電梯,準備去玄醫派學院看看。

可他剛走出電梯來到一樓大廳。

啪!

一記清脆的巴掌聲響起,隨後是一聲尖叫與辱罵。

“臭婊子,你知道這衣服有多貴嗎?這是你能賠得起的?趕緊給我跪下!”

聽到這話,林陽眉頭一皺,順聲望去。

才發現剛纔下來的女孩正被一男一女攔著責罵。

女孩捂著臉,尤為委屈,身軀瑟瑟發抖,都快站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