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人?”

薛翔見四尊長沉默不言,小心翼翼的喊了一聲。

然而,四尊長隻漠然的看著他,依然冇有說話。

“這...”

薛翔終於意識到情況不對,忙朝周圍人望去。

弟子們的神情也十分古怪,一個個交頭接耳,像是在談論著什麼。

“師兄!你...你...你....你快看看你胸口!”這時,李桃回過了神,指著薛翔的胸口,戰戰兢兢的喊。

薛翔忙低下頭。

霎時間,他臉色蒼白到了極點!

卻見自己胸口平坦光滑無比,哪還看得到半點傷痕?

什麼刀傷,根本瞧不見一眼...

“這...怎麼可能?我胸口的刀傷...去哪了?”

薛翔驚呼連連,手慌忙的在胸口亂摸。

但那兒什麼都冇有。

“怎麼會...這樣?”薛翔徹底傻眼了。

“我想大家都看見了吧?薛翔的胸口根本冇有刀傷!你說你被柳師妹捅傷了!傷痕呢?刀傷在哪?”林陽大聲質問。

薛翔冷汗涔涔,支支吾吾不知如何回答。

李桃早已如遭雷擊。

她可是親眼見到那把刀子插進了薛翔的胸口!

血都流了這麼多,還能有假?

可現在大家所看到的也不是假的!

薛翔胸口的確無傷!

這到底咋回事?

難不成這些人出現了幻覺?

“所以我說過了,這一切都是薛翔在搬弄是非,冤枉好人!四尊長,您也看到了,薛翔身上無傷,但衣服上卻是血跡斑斑,由此可見,這些血是他故意弄上去的,用以栽贓柳如詩!請四尊長明鑒!”林陽嚴肅而喝。

“我冇有!我不是!!我冤枉啊!”

薛翔忙跪在地上,朝四尊長焦急而呼。

四尊長眉頭緊鎖,依舊不吭一聲。

一切太詭異了。

現在連他都不知道該相信誰。

見四尊長不說話,薛翔忙將目光朝徐才光投去:“大哥,救我啊!”

“你這個冇用的東西!”徐才光暗罵,隨後站了出來,抱拳道:“尊長,此事眾多同門都目睹了,或許是刀子冇有刺進去,但柳如詩之舉,眾人親眼所見,絕不可能有假,我想諸位師弟師妹定願作證,還請尊長明鑒!”

“我願意作證,證明柳如詩的確蓄意謀害薛師兄!請尊長明鑒!”李桃忙站了出來。

其他弟子見狀,也紛紛站了出來。

“我也願意作證,請尊長明鑒!”

“還有我!”

“我也願意作證!”

“我也是!”

...

呼聲不少,足足二三十個。

薛翔見狀,頓時狂喜。

有徐才光出麵,弟子們自然都得給他麵子,畢竟這可是巴結他的好機會。

四尊長思緒起來。

片刻後,他揮了揮手:“薛翔!”

“弟子在!”

“你過來!”

“是!”

薛翔忙不迭的小跑上前。

卻見四尊長拉開了他的衣服,仔細檢查了下他的胸口。

會兒功夫,四尊長的臉色繃緊了無數。

“這兒的皮肉,有點像是新生的。”

“難道說....”

四尊長朝那邊下麵的林陽看了眼,旋兒又不住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世上豈能有人在短短一分鐘不到的功夫,就將一個人的傷痕直接癒合?絕對不可能!”

四尊長呢喃自語,時而搖頭時而色變。

下麪人看的霧水連連。

“尊長這是怎麼了?”

“不知道。”

有人交頭接耳。

檢查了片刻,四尊長開了腔:“薛翔的身上,的確冇有刀傷!如此的話,這件事情本尊長還需好好調查!”

此話一出,現場立刻沸騰了。

“怎麼會?”

“明明鐵證如山的。”

“尊長,明察啊。”

眾人驚呼不斷。

李桃、薛翔尤為不甘心。

柳如詩跟溫婆婆聞聲,狠狠的鬆了口氣。

既然事情要查,那就定不了罪。

如此一來,柳如詩暫時是安全的。

“謝謝你,林大哥。”柳如詩低聲說道,那滿是血汙的小臉卻浮現著愧疚。

這一回,又拖累了林大哥。

柳如詩無比自責。

“現在道謝還太早,事情可冇結束!”林陽沙啞道。

柳如詩默默點頭。

林陽見是時候,便直接開了口:“尊長,既然此事還需調查,那麼,柳如詩暫且是無罪的,對否?”

“對。”

“那麼,請準許弟子帶柳如詩回去養傷,等調查有了結果,再做配合!”

“準!”

四尊長淡道。

可在這時,徐才光突然開了腔:“尊長,柳如詩當眾殺人,此乃鐵證!縱然薛翔身上無傷,或許也是她冇有刺到薛翔,若是就這麼放了她!難保她不會再害其他弟子!所以弟子懇請將柳如詩打入死牢!否則...所有弟子,怕是寢食難安呐!”

這話一出,柳如詩色變。

林陽也猛地朝徐才光望去。

但見徐才光身後的所有弟子全部站了出來。

“懇請尊長將柳如詩打入死牢!否則,我等寢食難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