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成功了!成功了!林神醫完了!哈哈哈哈...”

看到林陽胸口那十枚銀針,程常生是欣喜若狂,激動連天。

“乾得好!常生!”

外麵的程父淡淡一笑說道。

卻見林陽狂躁起來,那接近兩百斤的壯漢居然被他一胳膊甩飛,砸倒了一群人。

他立刻掄起胳膊砸向另外一名保鏢。

砰!

那保鏢腦袋中了一拳,人當場暈厥。

剩餘抱大腿跟抱腰的人呼吸一顫,還不待反應過來,林陽已是一人一針紮了過去,三人瞬間全部暈厥。

但在這時,林陽不由吐了一口鮮血。

且鮮血漆黑,完全是一副中了毒的樣子。

“哈哈哈哈,林陽,你動啊!你動啊!你動的越快,血液循環的越快,毒性就發作的越厲害!你完了!哈哈哈哈...”程常生大笑。

“程常生!你要鬨出人命嗎?”這邊的秦柏鬆急了,大聲吼道。

“就算出了人命,我南派也會全權負責!”

椅子上的龍手冷冷說道。

秦柏鬆啞口了。

“常生,乾的很好!事情結束後你就來我這學習吧!”龍手淡道。

這一言可是讓程常生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那些天才醫生包括聞人照江在內,無不嫉妒的雙眼發紅。

尤其是聞人照江。

他可是龍手唯一的學生啊!

現在卻是讓程常生混了進來,他如何能夠忍受?

這個人明明之前那般巴結自己,現在居然跟自己平起平坐了?

隻是,程常生得意了還冇多久,那邊的林陽卻是笑出了聲。

“你就這麼點毒,也想毒死我?你們程家的絕命十三針...也太小兒科了吧?”

“你說什麼?”程常生笑容頓斂。

“死到臨頭了還死鴨子嘴硬!動手!給我把他的雙手雙腳打斷!”碧閒尖叫道。

周圍人再度衝來。

林陽立刻反擊。

拳腳轟去,無比的淩厲,踹中人後能把人踹飛十餘米,拳砸中了人,能把人當場砸的休克。

眨眼之間,又有上百人倒在地上哀嚎。

而看林陽的樣子,也是越戰越勇,完全不像是中毒的樣子。

前後不過五分鐘,八百名南派成員被他放倒,且全部被他紮了焚寂。

周圍人懵了。

“這不可能!”程常生也傻眼了。

“我們程家的絕命十三針...怎麼不起作用?”程父也失聲喊道。

“很簡單。”

林陽淡淡說道:“因為我身軀的抗毒率是百分之百。”

“抗毒率?”

周遭人一頭霧水,甚是費解。

“什麼意思?”程父呐問。

“簡單點說,我的身體百毒不侵。”林陽道。

這話一落,人們大腦狂顫不止。

百毒不侵?還有這種體質?

這是武俠電視劇嗎?

誰敢信?

可眼前之景容不得他們不相信啊...

“這...這...爸,現在怎麼辦?”程常生顫抖的說道。

“你快回來!”

程父急道。

但...來不及了!

隻看林陽突然邁開步子,朝程常生那邊衝去。

程父臉色大變,淒厲嘶喊:“保護少爺!”

五名保鏢從人群裡衝了出來,要攔林陽。

“滾開!”

林陽低吼,雙臂不知有多大的力氣,竟是將那五名一米九高的壯漢給生生撞翻在地。

“啊?”

正要逃離的程常生大驚失色,連忙朝前鑽。

“程常生,既然你向南派獻了忠心,那我廢了你,也不過分吧?”

林陽一把揪住了程常生的肩膀,繼而發力一甩。

砰!

程常生摔了個大跟頭,頭破血流。

“老子跟你拚了!”

程常生咆哮著,忙爬起來一拳頭掄向了林陽。

但林陽紋絲不動。

砰!

拳頭砸在了他的胸口上,卻似是錘在了鋼板上一樣。

程常生隻覺得自己的手骨都快炸開了,至於林陽...依然不動...

程常生傻了,呆呆的看著麵無表情的林陽,手骨傳來的疼痛感都感覺不到。

啪!

卻見林陽伸出了手,一把掐住了程常生的喉嚨,繼而緩緩將他提了起來。

“唔...放...放手,我快不能呼吸了...快放手...”程常生瘋狂的掙紮,但始終不能掙脫林陽這如同鐵鉗般的手。

“快,把少爺拉回來,給我把那個人打死,打死他!!”程父衝著五名保鏢大喊。

然而五名保鏢猶豫了。

林陽的戰力他們看在眼裡,這哪是人啊?這明明就是超人啊!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上啊!”程父嘶喊。

保鏢們咬著牙,終於還是衝了過去。

可等待他們的依然是林陽那快如閃電的腿。

砰砰砰砰砰!

五記聲響冒出。

保鏢們全部被踹飛出去,有的當場暈厥,冇暈厥的也裝作暈厥,根本不堪一擊。

程父傻眼了。

程常生絕望了。

四周南派人也全部懵了。

再無人敢上!

這個人...就是個瘋子!就是個怪胎!

“現在,冇人能救你了!”

林陽盯著程常生道。

“你...你想乾什麼?”程常生渾身直哆嗦的問。

“不乾什麼,就是想把你的東西還給你!”

“什麼東西?”

“這個!”林陽淡道,便將胸口那十枚銀針拔了下來,隨後一根一根的紮在了程常生的雙臂上。

“啊!!”

程常生立刻發出淒厲的嘶喊,整個雙臂瘋狂的顫抖,竟比其他的反應更為激烈更為頻繁。

顯然,林陽施加於他身上的遠不止是焚寂這麼簡單...

片刻後,程常生突然聲音戛然而止,人暈厥了過去,如同死屍般冇了動靜。

“你對我兒子乾了什麼?”程父淒厲的喊道。

“冇什麼,隻是讓你兒子這輩子不能再用雙手了。”林陽淡道。

“什麼?”程父如遭雷擊,傻在了原地。

“程家的賬不會就這麼結束,既然我們已經結下了梁子,我的宗旨是斬草除根,但現在,我還一個賬要算!”

林陽平靜道,雙目直接朝那邊人群裡的聞人照江望去。

聞人照江渾身一顫,咬牙冷道:“林神醫,怎麼?你還想動我?”

“我動不得你嗎?”林陽淡問。

“我門聞人世家可不是程家!你最好想清楚!”聞人照江冷冷說道。

“那我就試試你們聞人世家到底比程家強在哪好了!”

林陽說道,直接邁步朝聞人照江走去!

義無反顧。

聞人照江臉色駭變,連連後退,想要叫身邊的人幫忙,然而當他回過頭時,才發現自己周圍已是真空一片。

所有人...都遠離了他...

聞人照江傻了!

這一刻,無論是誰都對林陽懼怕到了極點!

冇有人再願意幫聞人照江了...

現在怎麼辦?

聞人照江腦袋亂糟糟的,看著一步步走來的林陽,他的心頭也是無比的慌亂。

可就在這時...一個人走了過來,站在了聞人照江的麵前。

聞人照江愣了下,繼而欣喜若狂:“老師!”

現場人一怔,愕然的看著聞人照江麵前的人。

那正是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