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林英雄拳頭死死捏著,麵部都扭曲了。

林神醫的實力居然強大到了這種地步!

那些人不是說,主家隨便來個高手,就能將其覆滅嗎?為何到了這裡反倒是被一邊倒的壓著殺?

而更讓林英雄震驚的是林神醫的天賦!

他不是白癡,他看得出林神醫的天賦極度可怕!可怕到了難以置信的地步!

要知道,他可不是普通的武者,而是醫武啊!

擁有鬼神莫測醫術的同時,還有卓絕的武技

何其令人駭然?

林英雄感覺自己的心神都在顫栗。

他從未遇到過這樣的對手!

假以時日讓其成長下去林家必要麵臨一尊前所未有的大敵!

“得趕緊前往主家報信!”

林英雄心頭凜然。

嗖!

他很快便竄出了江城地界。

但剛要往國道上跑,卻是瞧見那漆黑的大道上,立著一個模糊的身影。

林英雄瞳仁頓時漲大了無數,人也猛地停了下來。

“林神醫?”

林英雄呢喃而語。

“林英雄,就要回去了嗎?你們是來殺我的,不把我殺掉就這樣走,那怎麼行?回去了你如何交代?”

林陽淡淡說著,一步步的朝林英雄走來。

林英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他,雖然握著那把恐怖的七彩之劍,可不知為何,他感覺手中的劍重達千斤,自己竟是根本不敢舉起來

也許他知道,自己此刻根本不可能戰勝林神醫。

他的自信心已經蕩然無存

林陽走了過去,站在林英雄的麵前,但他並冇有動手將其斬殺,而是看著他手中的劍,伸手拿了過來。

林英雄渾身繃緊,不敢動彈一下

“這把劍叫什麼?”

林陽淡淡詢問。

“驚鴻”

林英雄囁嚅了下唇道。

“哦?這把就是林家代代相傳的至寶神劍,驚鴻嗎?”林陽頗為意外。

“你竟知道驚鴻?”林英雄一臉震驚:“此劍隻有林家內部人知曉,且必須是副家主層麵的人才曉得,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知道的東西太多了,區區一把驚鴻,又豈能不知曉?”

林陽舞了舞劍,淡道:“你走吧。”

“走?”

林英雄不可思議的看著他:“你竟讓我走?你你不殺我了?”

“你放心,我不打算殺你!其實我跟你無冤無仇,若非立場不同,說不定我們還能成為朋友。”林陽一邊打量著驚鴻劍一邊說道。

“的確,我們立場不同,而且你是林家非除不可的存在,你的天賦可能要高於我,如果讓你活著,大會上林家定然難以獲勝。”林英雄凝聲道:“所以你即便放了我,我也依然會回去組織林家的力量殺你!”

“倘若這樣,那你們下次可得多帶些人來!不然就這麼點人來我江城,也隻是白白送死。”林陽淡道。

“放心,下次過來,定是比肩天地威震世界的超級強者!你不瞭解我林氏主家的能量,他們要是真的準備針對某一個人,定是要那人灰飛煙滅,一個不留!”林英雄沉道。

“我等你,但願你們林家不要讓我失望,如果還派那些阿貓阿狗來,也隻是浪費大家的時間!”林陽平靜道。

阿貓阿狗?

那可是主家的強者啊!

林英雄惱怒不已,但冇有發作,沉聲低喝:“希望到時候強者蒞臨於此時,你還能說出這樣的話!”

說完,扭頭便走。

走時他還不忘回看,卻見林陽果然冇有追擊,的確是要放他走。

“林神醫,你太狂傲了!你根本不知道今日之舉會給你帶來什麼!”

“驚鴻不僅僅是林家的傳家之寶,更是林家的顏麵,倘若連傳家之寶都丟了,你說林家,還能容忍你的存在嗎?”

林英雄喃喃說道,眼神凝沉,加快步伐逃出江城地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