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全部傻眼了。

包括傲鷹、血公子、刀墨龍一眾。

他們不可思議的望向那擔架上蒼老的身影,每一個人的神情都無比精彩。

這個人是誰他們自然知道!

這可是硫炎塚大門的守墓人!

是那機關人的主人!

是深不可測的超級存在!

連裡麵這尊老人實力都如此強悍,外麵守墓的又能差到哪去?

可這樣的高手,居然被林陽製服了...

“林神醫....是怎麼辦到的?”傲鷹頭皮發麻,呆呆說道。

所有人都不敢想象!

打敗了機關人已經夠駭人聽聞了,冇想到林神醫居然一步到位,連著這老人也一併擄掠了過來。

有這樣一個人質在手,那老人豈不是處處受製?

“這下有救了!咱們這下子有救了!”

一些人喜極而泣!

因為老人的魯莽,致使林神醫從中立轉到了他們這邊,現在林神醫把這個殺手鐧掏出,老人肯定有所顧忌。

“把他放了!”老人喝喊。

“這可不行。”

林陽麵無表情道:“要我放了他很簡單!把洞府內的所有好處全部交給我!然後讓我們離開,如此,這位老人家就能安然無恙的去你那邊!”

“你在威脅我?我們白炎黑火守墓近百年,畢生使命就是守住主人之墓不受人侵犯!今日你要取走這裡的一切?斷不可能,哪怕你殺了黑火,也不可能!”叫白炎的老人怒聲嗬斥。

“看樣子老人家不太樂意了?”

林陽淡道,走到擔架邊上,拔出旁邊一商盟人腰間的劍,抵在擔架老人的脖子上,麵無表情道:“我倒數三聲,三聲後,必須要給我答覆,否則,我先殺他,再與你一戰!我不覺得我鬥不過你,畢竟我抓他的時候,可是冇有費什麼氣力!”

白炎老人老臉煞白,拳頭死死捏著,渾身上下狂暴的焰力瘋狂激盪,人彷彿是要爆炸一般。

“三!”林陽喝開,雙眼冷冽的盯著老人。

老人情緒激動,卻冇吭聲。

“白炎,彆管我!殺!把他們都殺掉!”擔架上的老人聲嘶力竭的喊。

“二!”林陽再喝,聲音已逐漸森冷。

“白炎,動手啊!彆管我,殺!殺!”黑火老人再吼。

白炎老人渾身狂顫不止,胸腔幾欲炸裂,可他死死的憋著,不讓自己爆發出來。

“一!!!”

林陽的聲音提高了八度。

當這話落地的瞬間,他再不猶豫,猛然舉劍,便要朝黑火老人揮砍下去。

“住手!!”

白炎老人立喊。

但在這刹那,又一個聲音傳了出來!

“林神醫!請住手!!”

是神火聖女!

她甚至橫在了林陽跟前,阻止那即將落下來的利劍。

“什麼?”

林陽呼吸一緊。

但在這短暫的失神裡,那邊的白炎抓住機會,突然狂吼一聲,一掌朝地麵猛拍。

“不好!快散!”

林陽大喝,一把推開身旁的易先天,朝旁邊急閃。

神火聖女也趕忙避讓。

卻是見他們之前所在的位置處,地麵直接爆裂,一股沖天火柱迸發,直接吞噬了黑火老人。

等眾人狼狽的爬起來時,黑火老人已經被白炎老人從那火柱裡抓了出來,丟在了這邊地上。

白炎老人立刻取出一粒藥丸,塞進黑火老人的嘴裡,不一會兒,被麻痹的黑火老人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竟是逐漸恢複!

“什麼?”

傲鷹等人傻眼了。

“聖女大人!你乾什麼?”

易先天極度惱怒,憤恨的嘶吼!

現在一尊白炎老人都對付不了,又解放了黑火老人!

這下子所有人都必死無疑。

“聖女大人!這是神火尊者的意思嗎?”

林陽的眼神也尤為冷冽,沉聲低喝。

神火聖女有些呆滯,但很快回過神,沙啞道:“是的!我臨行前師尊吩咐過,若有強者蒞臨硫炎塚,要想辦法解決掉,硫炎塚內的東西丟了無所謂,但這兩位守墓人,不得有事!師尊給我下了死命令!我....不得不照辦....對不起林神醫!我是由師尊撫養長大,對於他的命令,我不能違背!”

林陽聞聲,大失所望,對聖女的也有了新的看法!

這女人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但說到底,還是太聽從她師尊的話了!

如此之人,不得不防。

林陽心頭暗歎,沙啞道:“看樣子這二人跟神火尊者的關係極為不一般了。”

“小丫頭,你師尊是何人?”

白炎老人沉聲詢問。

“回稟前輩,家師神火尊者!名.....闕神火!”神火聖女囁嚅了下唇道。

“什麼?”

白炎黑火臉色駭變,連連後退,不可思議的望著神火聖女,彷彿聽到了什麼極度震撼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