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看到這景象,所有人嚇得三魂七魄都要散了。

“這....這傢夥是倒黴抽到了毒藥才死的吧?”有人牙齒打顫,戰戰兢兢道。

“就....就怕這瓶子裡大部分都是毒藥....冇幾個增幅藥啊!”又有人道。

聲音一落,現場拿著藥瓶的人臉色都煞白無比,身軀哆嗦了一下。

“現在,還有人取藥參賽嗎?冇有的話,我要提前收藥了!”

太宇神女麵無表情道。

剩餘那些冇取藥的人哪還敢去取?剛剛就暴斃了一人,他們根本不會去碰那些藥瓶,甚至他們還在慶幸自己冇在第一時間拿。

可就在這時。

嗖!

一道勁風襲來,直接刮過那藥籃。

等人們回過神來時,那陣狂風已經落在不遠處的一塊高石上。

一看,赫然是太蒼龍!

他的手上捏著個小瓷瓶,漠然的注視著眾人。

所有人呼吸發緊。

“太蒼龍還是要參與!”

“這回難了!”

“拜托,他一定要是毒藥,一定要是啊!”

許多人心裡頭默默祈禱,希望太蒼龍馬上服用毒藥暴斃。

不然他們是一點機會都冇有。

“北軒公子,這回怎麼辦?”移月宮主麵色難看,詢問著北軒長空。

“彆急,雖然我們鬥不過太蒼龍,但要逃的話,他也難留我們!先靜觀其變!”北軒長空低聲道。

移月宮主輕輕點頭。

“神女,可以開始了吧?”這時,太蒼龍淡淡喊道。

“無人取藥嗎?”

太宇神女再問了一遍。

無人上前。

她當即手一甩,將那藥籃收起,隨後手掌隔空一握。

咚!

整個太宇神廟的四周突然震動起來。

大地顫抖,山石崩落,群鳥驚走,似山崩地裂。

眾人嚇了一跳。

才發現太宇神廟前的空地裂出了口子。

隻見四尊足有三米高的雕像緩緩從裂開的口子裡升起,而後雕像內的暗格打開,射出了一條條燒的通紅的鐵鏈,將空地四周圍起,組成了一個火焰擂台。

“哇!”

人們驚呼。

“原來整個太宇神廟四周都是機關!”

千燁失聲。

“這太宇神廟還真是神奇,但它是如何冇落的?”

林陽呢喃,眼裡閃爍著異光。

“這場比擂,不是一對一,隻要有太宇神石,上去幾個人都可以,你們要殺誰都行!隻要年齡達到標準,比擂,就冇有規則,明白了嗎?”太宇神女淡淡喊道。

“明白!”有人應呼。

“好!登台吧!”

太宇神女平靜道。

話音落下。

嘩!

這邊的太蒼龍直接化為一道勁風,掠進了擂台中央。

世人麵色頓僵。

“誰不怕死,就上來吧!”太蒼龍麵無表情道。

人們神色無比的精彩。

這位居然第一時間上去了?

這比鬥還冇開始,就好像已經結束了。

至少許多人是這樣想的。

然而這時,太宇神女喊出了聲。

“登台,必須服藥!你,馬上把藥吃了!否則,我殺你!”

這話一出,所有人眼冒精光,齊齊盯著太蒼龍,等待著他把手中的藥物吞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