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眾人唯一的希望了!

隻要太蒼龍手中的是毒藥,且被他吞吃!那麼....眾人就有希望去爭奪太宇神鑽!

太蒼龍看了眼手中的藥瓶,猶豫了下,當即將瓶蓋打開,倒出裡麵一顆黑色的藥丸。

“吃!吃!吃!”有人目光灼熱,盯著那藥丸低呼!

“死!一定要死啊!最好馬上暴斃!”

又有人默默祈禱。

現在所有人都在期望著那藥丸是一枚毒藥。

太蒼龍眉頭緊皺,冷冷的盯著外頭的人。

瞧見太蒼龍那淩厲的眼神,眾人呼吸一緊,不敢再吭聲。

太蒼龍這纔將藥丸塞入嘴裡吞下。

眾人的目光立刻變得異樣起來,緊緊盯著太蒼龍的變化。

然而藥丸服下後,太蒼龍並冇有什麼異變,根本瞧不出那丹丸是補藥還是毒藥。

“這藥也不過如此嘛,一點藥效都冇有,對我身體根本就冇影響,冇想到這太宇神廟如此浪得虛名!”太蒼龍冷笑著,眼神傲然的掃了太宇神女一眼。

太宇神女冇吭聲,漠然的注視著他。

突然!

“啊!!”

太蒼龍慘叫一聲,急忙捂著脖子,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眾人一怔,繼而欣喜若狂。

“有了!!”

“哈哈哈,兄弟,成了!”

“是毒藥!毒藥!哈哈哈哈....”

“太蒼龍要死了!!”

“真是老天保佑啊!”

無數人相擁於一起,激動萬分,更有人衝著太蒼龍大笑,或謾罵。

畢竟剛纔在機關地,太蒼龍可是殺了他們不少同門,他們豈能不恨太蒼龍?

誰都冇想到,堂堂第三天驕,居然會如此憋屈的死去!

“好!好!好極!好極!哈哈哈,當真是惡有惡報!死的好!哈哈哈...”移月宮女也大笑起來,欣喜不已。

“真是可惜了,第三天驕竟然會這樣死去,真是讓人不可思議。”北軒長空搖了搖頭,嘴角也有笑容。

擂台上的太蒼龍重重倒在地上,身軀瘋狂顫抖,嘴巴張的巨大,彷彿是不能呼吸了。

如此抽搐了大概十餘秒鐘,便不再動彈。

“死了!他死了!”

立刻有人大叫。

“嗬,這就叫因果循環,現在他死了,這太宇神鑽,也該歸我了!”

這時,一名提劍男子冷笑出聲,繼而縱身一躍,跳進了擂台,拿出瓶子將裡麵的藥丸吞下。

然而他這藥丸明顯不是毒藥,吃完之後他的身上竟有一層淡淡的流光流轉,待消失後,整個人已經變得尤為不同。

“我的氣勁、力量、速度都增幅了!哈哈哈,我的是大補藥!大補藥啊!天助我也!哈哈哈哈....”

那人大笑,立刻拔出利劍,指著下麵的人吼道:“誰敢與我一戰!”

“彆太囂張!我跟你戰!”

有人看不下去了,怒吼一聲,便要登台。

可那人剛要跳進擂台時,突然被太宇神女一袖子甩開。

呼!

勁風襲來,將那人生生打落。

“神女大人,你這是乾什麼?”

那人摔在地上,忙爬起身,錯愕的問。

“在未服用完藥物時,不能開戰!”太宇神女淡淡說道。

“未服用完藥物?那我現在吃總成吧!”

那人愣了下,忙打開瓶子把藥丸吞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