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們齊齊盯著那人,他自己亦是心驚肉跳。

可片刻後,他的身上也盪漾起了一陣流光。

“也是補藥!”有人失聲。

“哈哈哈,這下你囂張不了了,太宇神鑽豈能是你這種人能染指的?給我死!”

那人大笑,立刻要再跳到擂台內與那名握劍的人抖。

可在這時,太宇神女再度揮手,將其攔下。

“神女大人,又怎麼了?”那人有些生氣道。

“我不是說了嗎?藥物未服用完!不得廝殺!”太宇神女麵無表情道。

“可是....我已經吃完藥了啊!”那人急道。

太宇神女冇吭聲,隻是淡淡看著擂台。

那人一愣。

這時,有人反應了過來,顫聲呼道:“難道....神女大人是指...太蒼龍?”

“什麼?”

所有人的麵色都蒼白起來。

那握劍的男子也是一愣,猛然轉過身。

卻是見原本躺在地上的太蒼龍突然渾身一顫,繼而整個人直挺挺的站了起來。

“啊?”

全場驚駭。

隻見太蒼龍緩緩睜開雙眼,麵無表情的看向麵前的人。

“誰告訴你我死了?我隻是得到了三十年的修為增幅,需要短暫的吸收而已!”太蒼龍沉聲道。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那握劍的男子嚇得連連後退,雙腿都打著擺子。

“你可以上去了!”

這時,太宇神女衝著擂台下的那人淡淡說道。

那人吞了口唾沫,擠出笑容道:“神女大人,我....我感覺身體不太舒服,還是晚點上吧...”

“不行,服了藥物,就得立刻登台,不然,我殺你!”太宇神女淡道。

“啊?這....”

那人驚恐萬分,顫顫巍巍的在擂台邊不知所措。

這時,太宇神女再是揮手。

呼!

那人被一股氣勁托著,直接飄進了擂台。

“不錯不錯!兩道開胃菜嗎?”

太蒼龍雙眼泛著無儘的邪氣,嘴角上揚,朝二人走來。

“不....不要!太蒼龍!你....你彆過來!”

“住手,我....我們棄權!我們棄賽!!”

二人哆哆嗦嗦,顫抖呼喊,哪還有先前那股狠勁兒?

“一旦登台,除了戰死,冇有第二種選擇,不能棄賽!!”太宇神女麵無表情道:“不過,你們可以承認太宇神鑽歸他所有!這樣,可以判定你們輸!”

“我們承認,太宇神鑽是他的!我們不要了!不要了!!”

“對,我們不要了!”

二人急切嘶喊。

但話音剛落下。

嗖!

太蒼龍直接一手化爪,朝二人撕扯過來。

哧啦!

二人的身軀當場爆裂,化為漫天血水,濺在了擂台上。

世人震撼,瞪大眼睛呆呆的看著這可怖的一幕。

“太蒼龍!!”

“他們都承認太宇神鑽歸你了!你...你為何還要痛下殺手??”

二人背後的勢力成員憤怒的上前怒吼。

“我說過,隻要上台,就得死!我現在隻想殺人,不想要神鑽!”

太蒼龍眯著眼傲然說道。

人們頭皮發麻,驚恐彷徨。

這傢夥,簡直就是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