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蘇顏對鄭域長等人的態度還無比的厭惡,卻突然間如此態度....

一定有貓膩!

林陽眼神發緊,但也不好詢問,便朝鄭域長望去:“鄭域長對我妻子說了什麼?什麼平步青雲?”

“林先生不要誤會,我隻是給蘇小姐做了下思想工作,我覺得商盟發展至今,需要大力扶植新人,蘇小姐將會是商盟重點扶植的對象!所以我自然要在這恭喜她了。”鄭域長笑道。

“是嗎?”

林陽眉頭緊鎖。

“好了諸位,這一次的龍首會議就召開到這吧,散會!”鄭域長呼道。

眾人立刻朝其鞠躬,繼而紛紛退散。

林陽也冇久留,帶著蘇顏離開了天南水閣。

鄭域長跟靈慧站在樓閣最上方,透過窗戶望著離去的二人,神色深邃。

“域長,您說,蘇顏會按照我們說的去做嗎?”靈慧淡淡望著,開口問道。

“或許會,或許不會,由她自己判斷吧!”鄭域長沙啞道。

“那林神醫這條線....”

“必須要繼續跟進,林陽應該是清白的,但林神醫這裡,還需多多調查,畢竟可是由那邊反饋過來的訊息,哪怕目前拿不出證據,他也是重點嫌疑人!”

“需要往江城加派人手嗎?”

“不可,江城已經被林神醫經營的如同鐵桶,派的人越多,反而會打草驚蛇,反正我們現在已經有了一張王牌,隻要能找到證據,那麼我們便可將大會的劍,斬向江城,問罪林神醫了!”

“是!”

靈慧輕輕鞠躬。

....

回江城的路上,蘇顏無言,似乎心事重重。

“冇事吧?”林陽踟躕了下,低聲問道。

“冇....冇事....”蘇顏擠出笑容。

“真的不能說嗎?”林陽問道。

蘇顏一怔,旋兒低聲道:“林陽,我也是為了咱們好,我目前真的不能向你透露任何事情,你放心,最多一個月,我會把原原委委都告訴你。”蘇顏道。

“那好。”

林陽點頭,拉起她的手微笑道:“不過小顏,你要記住,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都在你身邊,如果你一個人堅持不住的時候,你一定要告訴我!”

蘇顏抬起小臉,望著他輕輕點頭。

“好。”

回到江城,林陽將蘇顏送回去休息後,便獨身回到了陽華總部。

易先天偽裝了一番,來到陽華總部親自麵見林陽。

“林先生!”

易先天微微鞠躬。

“這個鄭乾坤到底什麼來頭?”林陽沉問。

“大會骨乾之一,龍國南區域的主要負責人,也是商盟在大會的主要負責人,平常商盟有什麼重大事情,都是我與他對接的。”易先天低頭沙啞道。

“把他的資料給我,然後想辦法派人監視他。”林陽道。

“監視他?”

易先天呼吸發緊,滿臉難色道:“林先生,這恐怕...不好辦呐...鄭乾坤畢竟是大會骨乾,他身邊能人眾多,在他身邊安插眼線....難如登天....”

林陽何嘗不知?

但鄭乾坤跟靈慧最後與蘇顏所說的那些話,讓林陽無比煩躁。

鄭乾坤到底有什麼想法?

他想讓蘇顏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