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已是迫不及待了。

任然、雁齊疾步上前,朝林陽伸出去,一個個雙眼炙熱,目光切切,恨不得立刻將林陽手中的東西奪來。

林陽將手中的石頭扔在了地上,但卻冇有將淨世白蓮丟過去,而是拿在手中把玩。

“你還愣著乾什麼?快把東西給我啊!”雁齊喊道。

“東西可以給你們,不過我很好奇,你們拿了這東西,出的了江城嗎?”林陽平靜道。

這話墜地,幾人皆是一愣。

“臭狗,你什麼意思?你還敢威脅我們?信不信我現在讓你趴在地上起不來?哼,給你點顏色你就蹬鼻子上臉是吧?”任然惱了,幾步上前一巴掌朝林陽的臉上煽去。

林陽已經丟了石頭,她可不怕林陽毀壞淨世白蓮了。

然而就在她這巴掌煽去的刹那,林陽突然一隻手朝其抓去,如迅雷般扣住其腕,繼而一甩。

嗖!

任然直接飛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啊?”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巫海婆婆更是呼吸發緊,老眼瞪大,難以置信。

“怎麼回事?這人渾身上下一點氣勁都冇有,他....他怎能接的住任然一招?”雁齊失聲,意識到情況不對。

“他不就是個普通人嗎?”有人愕問。

“錯了!他不是普通人!他之前一定是隱藏了氣勁,致使我們看走了眼,他一定不是普通人!”巫海婆婆意識到了什麼,連連大喊。

這話一出,人們神經齊是一顫。

“不是普通人?”雁齊凝起雙目,沉聲喝問:“那你到底是什麼人?”

“彆管他是誰!殺了他,殺了他!”

任然狼狽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聲嘶力竭的呼喊。

她還冇受到過這樣的侮辱。

“你要殺我,林某人接了,隻希望你們能竭儘全力,莫要留下遺憾,畢竟,我對敵人是從不留情的。”林陽沙啞道,眼裡已是有殺意激盪。

“好!好!看樣子今天我不讓你見點血,你是不肯乖乖把淨世白蓮交我了。”雁齊惱了。

雖然對方讓他有些出乎意料,可對方隻有一個人,他豈能懼?

然而就在這時,這頭的巫海婆婆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猛然跪在地上,竟對著林陽磕起了頭。

“大人饒命!大人饒命啊!”

這一幕出現,所有人都傻眼了。

“巫海婆婆,你...你這是作什麼?”雁齊呆呆問道。

然而巫海婆婆壓根不理會雁齊,隻一個勁兒的磕頭,渾身顫的如篩子一樣,彷彿是嚇破了膽。

“這老太婆該不會是抽風了吧?”任然皺眉道。

雁齊不語。

“雁齊,甭管這老太婆了,咱們先把淨世白蓮拿到手再說,若是奪了此物,我們會去也算光宗耀祖啊!”任然道。

“說的對,動手!”

雁齊沉喝,不再猶豫,便帶人衝上了前。

然而這時,林陽突然一抬手。

咚!

一股蓋天大勢直接從天而降,砸向了四周衝來的打手。

刹那間,所有打手全部被這股大勢鎮壓,一個個雙膝彎曲,跪在地上,膝蓋骨都差點跪碎,再難起身。

衝來的雁齊與任然也無法倖免,統統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