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洞穴雖然不大,但卻十分之深,且洞穴內部竟有一層散發著熒光的土壤。

林陽望著這土壤,立刻蹲伏下來檢查起來,

“這是刻意鋪於此處的土!看樣子是有人故意在這培養植被!”

林陽低聲呢喃,快步上前。

終於,他在洞穴的儘頭,看到了一大片獨特的花草。

這些花草皆散發著藍色光芒,無論是莖葉還是花瓣,都有著宛如星辰般的璀璨點點。

一眼望去,似是在展望星空!

“很漂亮吧?”

鎮月仙人走了過來,平靜道:“不過越是漂亮的東西便越危險,這些花草可碰不得,我當初不知其為何物,曾觸碰過一株,豈料瞬間中毒,是我花了足足一年方纔將毒素清除,因此這些玩意兒我從來都是遠觀,根本不敢靠近觸碰。”

然而她這話剛說完,林陽直接摘下了一朵花,拿在手中觀察。

“林神醫!”

鎮月仙人急呼。

可已經來不及了。

然而讓她漸漸震驚的是,林陽並無任何中毒的跡象,彷彿那朵神奇古怪的花朵在他手中就是一朵普通的花。

鎮月仙人瞳仁漸大,良久才發出一聲驚歎。

“不可思議....”

“這些植被的確含有劇毒,普通人觸之必死,也就隻有你這樣實力高強的人能運功逼毒,不過,這也正是這些植被的神奇之處,它們內部都蘊含極為強大的能量,如果能好好利用,可以研製出一些有特殊功效的藥。”林陽目不轉睛道。

“我也不懂這些藥草,若林神醫感興趣,它們就全歸您了。”鎮月仙人笑道。

此時此刻,她不介意賣林陽個情。

“若如此,那在下就先多謝鎮月仙人了。”

林陽起身微笑道。

雖然林陽表現的頗為淡定,但鎮月仙人絕對想象不到他內心的澎湃與激動!

鎮月仙人到底不懂醫藥,根本不曉得這些藥草的價值是何等的驚人!

不過林陽也懂得越是貴重的東西越不能表露出來,萬一鎮月仙人食言,豈不麻煩了?

“林神醫,還是趕緊給犬子醫治吧!”鎮月仙人道。

“好,不知令郎現於何處?”林陽四處張望。

鎮月仙人忙走到旁側的一處山壁,隨後在上頭摁動了幾下。

便看那光潔的山壁緩緩裂開,原來裡麵有一個機關暗格。

暗格被徹底打開,一塊晶瑩剔透宛如棺材般的寒冰出現在了林陽的視線中。

刹那間,整個洞穴的溫度驟然下降到了零下三百度,哪怕是此刻林陽的肉身,竟也有些抗衡不住這股寒意。

林陽哆嗦了下,視線快速聚集於那寒冰之上。

寒冰晶瑩剔透,無暇而唯美,隻一眼,便讓人挪不開視線。

“這就是...千年寒冰嗎?”

“是的。”

鎮月仙人點了點頭。

林陽走了過去。

貼近寒冰,那刺骨寒意更為明顯。

離得近後,他也能瞧見那寒冰當中,有一個穿著白服的身影。

那正是鎮月仙人的兒子。

“犬子,就仰仗林神醫了!”鎮月仙人拱手而拜,眼裡全是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