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平瞠目結舌,一度以為林陽是瘋了。

雖說之前秦靈擊敗過陳首,傳的沸沸揚揚,可哪怕是魔平也會認為定是秦靈用了什麼特殊的手段亦或偷襲,否則斷不可能敗的了陳首。

而陳墮妃及其他兩人的實力,都不遜色於陳首。

尤其是其中那名短髮男子,他可是排名第七的端木誌明!

他的手段不知比陳首強了多少。

如此陣容,秦靈敵一個都難,敵七個?

怕不是天方夜譚。

魔平想要阻止,但為時已晚。

秦靈登上了台。

陳墮妃、陳首等四人也一併躍於台上。

現場一片沸騰。

議論聲質疑聲不斷。

有心人都看出了,這必然是陳墮妃耍了手段,否則斷不可能這般巧合,兩兄妹都登了台,還是跟死對頭秦靈共處一台!

怕不是兩兄妹故意要報複秦靈!

可隱魔村是個**度講規矩的地方。

隻要冇有證據,誰都指責不了陳墮妃。

“秦靈這下慘了。”

“遊逸跟陳首兄妹是表親,陳墮妃更是一直喜歡遊逸,秦靈不僅砍了遊逸的手,還把陳首打敗過,致其顏麵儘損,今天這兩兄妹必然會狠狠報複秦靈。”

“秦靈咋還敢登台呢?我是想不明白的。”

周圍人交頭接耳。

“阿靈!!”

這時,秦卓起身而呼。

“爹?”

秦靈側首錯愕。

“聽著,決鬥是可以認輸的,你若是感覺體力不支...就快快認輸,明白嗎?”秦卓囁嚅了下唇,開口道。

這話的潛在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秦卓希望秦靈立刻認輸。

這種局勢,秦靈是冇有贏的可能。

秦靈豈能不知?

她心裡也十分虛,可想著林陽的話,又不知為何,內心湧現出一股莫名的勇氣。

這種矛盾的心理讓她並未退縮。

秦靈咬著銀牙,嚴肅的盯著台上的四人。

“勇氣可嘉,秦靈,隻希望待會兒你彆後悔。”陳墮妃眯了眯眼。

“少廢話,來吧。”

秦靈低喝。

“簡直不知所謂,既然如此,我們也就不客氣了。”

陳首輕哼,隨著魔震一聲決鬥開始,陳首率先衝襲出去。

他要親手解決掉秦靈,以洗刷恥辱。

秦靈呼吸一緊,立刻後撤躲閃。

“想跑哪裡去?”

陳墮妃一個踏步襲來,宛如閃電,直接封鎖了秦靈的退路。

轟!

陳首霸道的拳頭宛如導彈一般狠狠殺將過來。

看到這裡,許多人驚撥出聲。

陳首完全冇有留手,這一擊就是殺招!

“小心!”

魔平失聲大喊。

然而就在眾人以為秦靈接不下這一拳時,她卻突然側步而閃,以一個極為迅猛且刁鑽的角度避開了這一拳,同時伸出一腳,朝陳首的下盤一掃。

砰!

悶響傳出。

隻見陳首的身體徑直失去平衡,狠狠的摔倒在了地上。

“大哥!”

陳墮妃呼吸一緊,繼而小臉猙獰,一記手刀劈向秦靈。

暴躁的氣勁附著在她那手刀上,以至於手刀鋒利無比,足以削金斷玉。

可秦靈的速度簡直匪夷所思,她迅速避開手刀,貼近陳墮妃,一掌狠狠擊於其胸口。

咚!

陳墮妃也飛了出去,重重摔在了擂台的邊緣。

這一幕出現,全場頓時冇了聲音!

所有人都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