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陽火急火燎的趕到實驗室。

在徐正的帶領下,總算是看到了他所研製出來的加強版天方神石。

“林董,這批新研製的天方神石是我們經過改進的石頭,因為是新增了新型奈米材質與纖維材質,它內部所產生的輻射能量要比原始的天方神石還要強將近一倍...”徐正微笑著向林陽解釋新產品的效能。

天方神石的仿製其實林陽在很早以前就讓徐正開始研發,前段時間,也有過仿製的天方神石問世,效果也算喜人,但林陽覺得這還不夠。

既然徐正能夠研發出仿製天方神石,為何不能研製出加強版的天方神石呢?

於是林陽再度撥了一筆經費給徐天,讓他火速對仿製天方神石的效能進行提升。

一切比想象中要順利的多。

今日,徐天有了結果。

“增幅一倍的天方神石嗎?”

林陽激動的伸出了手,指尖在那仿製品上劃過,內心的亢奮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天方神石對丹藥藥效的增幅已經是令人髮指,堪稱變態,若是這種增幅再拔升一倍,那會是什麼概念?

那便意味著用這種天方神石煉製出一顆普通的補血藥,效果堪比十全大補丸。

普通補血丹藥的成本是很低的,但煉製十全大補丸,卻要消耗大量珍稀藥材。

而有了天方神石,這些藥材將會被替代,極大程度的降低了成本。

當然,最主要的其實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材料的問題。

像某一種增幅氣勁的丹藥,煉製它需要許多稀有而名貴的藥材,否則無法練成。而某些藥材之所以珍稀,絕不隻是因為價格昂貴,更主要的是,它可遇而不可求。

一旦缺少必備藥材,就無法煉製出所需的丹藥。

畢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但現在不同了。

如果這塊仿製的天方神石真的效果要比原版還強,那麼就能利用它提升一些藥材的藥性,讓那些普通的藥材替代珍稀藥材,完成丹藥的煉製!

“很好!很好!”

林陽麵部都有些發紅,看著這些天方神石,如獲至寶。

“林董,怎樣?還滿意嗎?”徐正微笑的問。

“當然滿意,徐正,好樣的,冇想到這麼短的時間內你就研發出來了!太好了!”林陽笑道。

“這得多虧了林董的領導有方,還有大家的齊心協力。”徐正拍了個馬屁,隨後猶豫了下道:“不過林董,這仿製天方神石,其實有個弊端。”

“什麼弊端?”

林陽奇怪的看著他。

“就是這種仿製天方神石是有使用壽命的,它內部的輻射能量有限,一塊石頭能用個五到六次就差不多了,能量耗儘,它就是塊普通的石頭,而這種天方神石的造價很高,所以說林神醫,您若是用它來煉製一些普通的藥,我覺得是得不償失的。”徐正苦笑道。

“所以說,它不能量產?”林陽愣問。

“以目前陽華的經濟實力來講,量產幾乎是不可能!我就這麼跟您講吧,這塊的造價成本是50個億,已經耗空了您給我的所有研發資金,然而這一塊隻是試驗品,它最多隻能用一次,如果要製造出跟原天方神石同樣大小的量,冇個百億是拿不下的。”徐正道。

林陽當即皺起了眉頭。

馬海還冇有完成對江城各行業的收購,陽華目前急需資金,要拿出個百億,可是極為困難的,而且百億數字隻是保守,到底是幾百億,誰又說得清?

可大敵當前,林陽已經冇有時間去考慮了。

砸鍋賣鐵,也得整上一塊。

但目前對他而言就一塊也不頂事。

林陽盯著那天方神石,來回走動,突然想到了什麼,立刻沙啞詢問:“徐正,這石頭,還有冇有提升的空間??”

“提升的空間?”徐正一愣:“林董,您是指哪方麵?”

“效能!”

“這....我不知道,可以試試,但這依然需要豐厚的資金做基礎,有失敗的可能,一旦失敗,這些錢可就打水漂了。”徐正猶豫了下道。

“不要緊,你儘管試,錢這方麵,你無須擔心,我會想辦法的。”

“好吧....不知道林董您想提升的預期值是多少?”徐正點頭而問。

林陽摸了摸下巴,凝聲道:“10倍!”

“什麼?10....10倍?”

徐正嚇了一跳。

“辦不到嗎?”林陽沉問。

“辦成的機率很低!這要對原材料進行注入試驗!注入的量過大,失敗的機率也會很高,一旦失敗,便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林董,您要慎重考慮啊!”徐正忙道。

“沒關係,失敗了你就給我繼續,直到成功為止!仿製的天方神石我不需要量產,我隻要一塊就行!所以你必須要不停的試驗,直至成功!”

“那這樣一來,投入的成本就很大了。”徐正苦笑道:“我初步估算資金起碼得是千億起步,林董,您能拿出這麼多科研經費嗎?”

“千億而已,冇問題!今天下午就會有經費轉進賬戶裡,你儘管用,不夠再跟我說!你隻需立刻給我快馬加鞭的做出來就行!”林陽沉道。

“這...這肯定冇問題...”

徐正忙道,卻是有些錯愕。

陽華目前的情況他還是聽說過一些的,林陽近段時間不僅大興土木構築防禦工事,且對他的這個研究所投入也是巨大,還得花費大量資金維護玄醫派學院的運作及丹藥房的運轉,哪裡還有千億資金?

若真的抽走了千億資金到他這,隻怕陽華的資金鍊都要出問題啊!

可看林陽信誓旦旦的樣子,徐正也不好多問,當即拍胸脯保證。

“我等你的好訊息!”

林陽沉道,立刻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