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林陽這話,彆說饒鷹錯愕不已,哪怕是身後的楚秋、張奇等人也是目瞪口呆,難以置信。

“林陽大人這是要乾什麼?”

“他莫不成....是想拿下饒鷹,然後讓重龍穀人拿丹藥贖人?”楚秋麵色呆滯,怔怔說道。

“他瘋了吧?這可是七傑之一啊!”

張奇張大嘴巴,幾乎不敢相信。

林陽的想法簡直是瘋狂。

而且,他要這麼多丹藥作甚?

他一個人吃的完嗎?

如此之多的極品丹藥在身,先不說能不能吃下,哪怕吃的下,諸多丹藥在一起會不會產生藥變,生出劇毒,這誰也說不準。

更何況,他一人身兼上萬枚極品丹藥,這就是活脫脫的移動金庫,誰看了不眼紅?必會生出劫掠之心!

到時候若有人對他下黑手,他守得住嗎?

瘋子!

這個人絕對是瘋子!

人們顫抖的思緒。

“饒鷹!你們重龍穀培養你,肯定花費了不少代價,為你提供了豐厚資源,想必你最少也得值個五千枚極品丹藥吧?”林陽盯著饒鷹,微笑問道。

“哼,你還真是小瞧人!這些年來我穀花費在我身上的丹藥就不止五千枚,至少八千枚起步,不過你當本英傑是什麼人?我豈是一些藥物能衡量的?你莫在這裡狗眼看人低!”

饒鷹冰冷喝道,便踏步朝林陽走去。

奔騰的殺意在席捲。

顯然,他不想再聽林陽廢話下去,便是要出手先將此人製服。

而林陽似乎冇有注意到饒鷹已經行動了,還站在原地盤算著。

“八千枚極品丹藥?倘若如此,我開價一萬枚,重龍穀會不會接受?若是不接受該怎麼辦?算了,還是先往高了開,等他們還價....”

林陽打著算盤。

饒鷹見狀,勃然大怒。

“混賬東西!你竟敢無視本英傑?”

一聲咆哮過後,饒鷹直接提臂朝林陽一揮。

嗖!

一排銀針瞬間飛梭而來,直襲林陽身上的要害。

銀針化為蒼鷹形態,宛如活物一般,氣勢凶猛,勁力沖天。

這一手出現,張奇尖叫後撤。

楚秋麵色凝沉。

英傑到底是英傑,哪怕是被拉上去替補,那也不是一般人能比。

光這一手,就不是張奇與楚秋能抗衡的。

蒼鷹速度奇快,張開雙翅,撲向林陽。

等林陽反應過來時,這隻由銀針所化的蒼鷹,已經近在咫尺。

林陽眉頭一皺,冇有閃避。

哧!哧!哧!哧...

銀針儘數刺進了他的體內。

林陽當即後退了幾步,等低頭看去時,胸口赫然出現了一隻銀針遍佈的蒼鷹圖案。

“這就結束了?”

饒鷹見狀,臉上流露出不屑與輕蔑的笑意。

他一腳狠狠踹了下齊洋,眯著眼道:“狗東西!你不是說這人能敗我嗎?如今他已中我的蒼鷹玄鍼,體內氣脈將會在十息內枯竭,五臟六腑也將碎裂,他快死了!如此之人,拿什麼敗我?”

齊洋聞聲,麵色駭白,傻傻的望著林陽,腦袋瓜子是一片空白。

他是見過林陽出手的,至少他不是林陽的對手,雖然他覺得林陽肯定不是饒鷹的對手,但多少能過幾招。

他的意圖是希望林陽能牽製住饒鷹,他則趁機逃跑,離開這裡。

但齊洋怎麼也料想不到,這個林陽,居然如此的不堪一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