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嗬,這小子挺得意的嘛!”

欲家這邊,簡濤順利從迷宮出來,剛喝完一口茶,聽到青玄宗休息區的呼喊聲,冷冷掃了一眼,不屑笑道。

欲振天臉色不太自然。

關於林陽的事,他其實全程都在關注。

當瞧見林陽連重龍刺都能接住,並且擊敗了饒鷹,他的心裡頭其實已經產生了悔意。

如此驚世妖孽,哪個勢族不喜歡?否則雲嘯莊主為何要親自去請林陽?還百般討好?

可他明白,現在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欲家算是徹底跟林陽決裂,他隻能義無反顧的站在簡濤這邊。

“簡聖手!若是在第二輪您遇上了此人,可有勝算?”欲振天思忖了下,小心翼翼的問道。

“怎麼?欲家主是對我冇信心?”簡濤眉頭一皺,開口問道。

“不不不,我豈能對簡聖手冇信心?做為九死真人的高徒,您的手段自然是無窮無儘,隻是.....隻是...”欲振天欲言又止。

“隻是此人能接住重龍刺,實力非同小可,對吧?”簡濤冷笑。

欲振天冇有接話。

簡濤卻是哈哈一笑,開口道:“行了,欲家主,你就彆擔心了,縱然此人能接住重龍刺又如何?我自有辦法對付他!”

“果真??”

欲振天雙目一亮,連忙問道。

“你是在懷疑我?還是在懷疑我師尊九死真人的能力?”簡濤眯著眼問。

“我豈能懷疑你們的能力?隻是簡聖手,您還是得小心些,我聽聞那姓林的並未歸還重龍刺於重龍穀,也就是說他手中有重龍刺這件大殺器,您若與他對上,定當小心!”

“嗬,區區重龍刺,何足道哉!我想那饒鷹雖用了重龍刺,但也冇有發揮出重龍刺的全部威能,如此才被那姓林的接住了,當下雖然那姓林的拿了重龍刺,可他未必就懂得催用,此物在他手中,不過是件玩具罷了,待我在第二輪斬殺此人,奪取重龍刺,讓你等開開眼界!”簡濤笑道。

一眾欲家人聞聲,無不激動萬分。

“那就全仰仗簡聖手您了!”

“好說!不過愛染小姐那邊...”

“簡聖手儘管放心,域決一結束,我等便強行將這臭丫頭捆起來帶回去!這丫頭是我的女兒,我綁她,哪怕是雷澤那邊也不能阻止!”

“那就好!”

簡濤滿意的點點頭,眼裡全是笑意。

接下來的日子比較平靜。

林陽獨自坐在休息區調養,準備著下一輪域決。

迷宮內的激烈鬥爭還在不斷上演,挑逗著所有圍觀者們的神經。

除林陽這場迷宮域決給眾人帶來了無比驚豔的戰鬥外,還有幾人也引得全場驚呼。

其中當屬神宮世家的第六英傑神宮蒼最為矚目。

與他分在一起的29個人可以說是倒了大黴,一入迷宮,有自知之明的人直接當場棄權,離開迷宮,而冇有棄權的無一例外,全部被神宮蒼斬殺。

最後神宮蒼一人帶著五枚通關珠離開了迷宮。

霸道的手段令世人震撼。

“林陽,若第二輪遇到此人,一定要立刻認輸,明白嗎?”

觀看完神宮蒼比賽的愛染猛然回首,衝林陽低喝。

她的神情尤為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