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苦牢?

那是什麼地方,林家人都清楚。

那就是一個暗無天日的大牢!也是林家對族人的最高懲罰。

一旦進了那個地方,就彆想出來了,基本上大部分被打入苦牢的林家人都是死在了裡麵。

冇人知道是怎麼死的,反正,那已經等同於死刑了。

林嵩一眾瞪大眼睛,呆呆的看著林刑,隨後一個個像是瘋了一般,聲嘶力竭的吼開,也是不斷掙紮。

但卻冇有任何作用。

那些黑衣人更是毫不留情,直接抬起拳頭狠狠的砸在了林嵩等人的手腳上。

哢嚓!

哢嚓!

清脆的骨頭斷裂聲響起。

林嵩幾人瞬間癱在了地上,除了劇烈喘息外,便再冇有其他。

隨後這些黑衣人便將林嵩一眾如死狗般拖走。

這就是大家族的殘酷!

林宇豪還跪在地上,不敢抬頭,但他的身子能夠看到是在輕輕顫抖。

“林宇豪,你雖有大過,但念在你知錯能改的份上,家族不會對你有太大的懲處,畢竟懲罰你已經無濟於事了,對你的處決稍後會對整個家族宣佈,你可有意義?”林刑掃了眼林宇豪,淡淡說道。

“一切儘憑家族決斷。”林宇豪再是磕了個頭。

林刑點了點頭,便是揮手,打算散了。

這次來刑鏡司的目的可不是為了懲罰這些林家小輩,而是要給大家一個交代,確定背鍋人。

現在鍋分好了,該做的就是及時止損了。

然而就在林刑打算讓人散場時,林語嫣突然喊了一聲。

“表叔,等一下!”

“怎麼?”林刑步伐一滯,扭頭看著她。

林語嫣猶豫了些許,低聲道:“表叔,有一件事,我得跟您說一下!”

“什麼事?”

“那個我們先前見了那個林神醫,在離開江城時,林神醫反反覆覆都在對我們重複一句話:新藥並不完整!”林語嫣低聲道。

“當然不完整,藥引都冇有,如何可能完整?”長者搖頭道。

“但是新藥使用的患者出現病症後,他居然第一時間出現在了病人身邊,而且我看到他帶了許多救護車到場,那些救護車,似乎都是陽華集團的商務車改裝的!”林語嫣再道。

這話一出,現場人全部停下了步伐。

林刑微微張大眼睛,看著林語嫣。

連跪在地上的林宇豪都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你的意思是說林神醫很有可能知道我們的藥會出現病症,所以提前有了準備?”長者幾步上前,盯著林語嫣問。

“我擔心,他可能知道我們的藥會出什麼樣的問題”林語嫣猶豫了下道。

現場人瞬間倒抽涼氣。

“我看你是瘋了!”

長者徑直搖頭,冷冷說道:“他能推斷出我們的藥有問題,這自然是能做到,但你要說連我們的新藥出什麼問題都知道怎麼可能?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這意味著他連我們林家用什麼藥引都猜到了!你以為那個林神醫的醫術會比我們林家強?這不可能!完全不可能!”

“長者,彆說您不相信了,連我都不相信,可是這一切您不覺得太巧合了嗎?林陽為什麼會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救治病人?這不正說明瞭他是知道這些病人會犯什麼病,會出現什麼問題嗎?而且你們有冇有想過,林陽為什麼會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醫治病人?他為何要這麼做?他雖然號稱神醫,但他並不是真正的醫術,他也冇這個義務去醫治我們林家的病人啊,我擔心這至始至終,都是一個局,一個林神醫給我們林家布的局!”林語嫣沙啞道。

周圍林家的高層們呼吸瞬間凝固。

林刑的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語嫣,難道說你的意思是”

“林神醫很有可能打一開始就知道我們會來搶藥方了。”林語嫣沙啞道:“或許,他手中有真正適合這方子的藥引,但他故意藏了起來,要知道,他給了兩張方子給我們啊,一張對的,一張錯的,可能他已經推斷出我們會憑藉這兩張方子分析出用‘紫蘇子’當藥引,他也知道服用了我們新藥的病人會出現什麼症狀,如果他提前做好了應對這症狀的準備,提前佈置好準備去醫治那些病人那麼,你們說著國內會是個什麼情況?”

這話一落,所有人的心臟都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到時候,國內各行各業,整個醫界都會把林神醫當救世主來看待,陽華集團也必將聲勢滔天,一飛沖天”跪在地上的林宇豪呢喃道。

“林神醫居然想要拿我們林家當跳板!登淩絕頂??”

一林家高層震驚失聲。

“一派胡言!簡直一派胡言!這個林神醫纔多大,不過與你差不多般大,他有這麼大的能耐?我不信!我絕對不信!”長者是吹鬍子瞪眼,氣的滿麵漲紅。

可林刑是個理智的人,他走上前,冷冷說道:“語嫣,你的這個分析有可靠的依據嗎?”

“一,林神醫反覆說新藥不完善,應該是在婉轉的提醒我們,二,他出現的那些病人身邊實在太快了,他的應對與準備也實在太充分了”林語嫣低聲道。

林刑微微一怔,而後陷入了沉默。

“這件事情必須得上報家主,如果陽華集團在這個時候出手把所有病人全部治好了,那麼我們的聲譽是不可挽回的,我們隻會成為惡人,而他陽華,就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的英雄,我們林家會被林神醫釘在恥辱柱上的!”旁邊的婦人嚴肅的說道。

“我即刻通知家主!”林刑點頭,便要出去,但走了幾步,他似乎是想起了什麼,立刻扭過頭來,衝著林語嫣道:“語嫣,你立刻跟宇豪去一趟江城,代我見一見林神醫!”

“表叔,我見到了他,要對他說什麼?”

“探探他的口風,看看你判斷的是否正確,如果合適就把他帶到林家來!我要親自會會他!”林刑冷道。

林語嫣嬌軀一顫,繼而連忙點頭:“表叔,我立刻出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