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了周時運撐腰,死域之人徹底冇了反抗之心。

畢竟連勢主慕青山在林陽的手中都走不過幾招。

剩餘的人,拿什麼跟林陽抗衡?

但看林陽縱身一躍,跳至高空,祭出無數氣針,覆蓋蒼穹。

這一日,死域天空,下起一場針雨,狂暴如洪,勢不可擋。

神火聖女幕輕舞默默的站在廳堂前,注視著這場暴雨,秋眸輕輕閉起。

死域會有今日,她並不感到意外。

畢竟這裡的人,太過夜郎自大,太過心胸狹隘。

“如此也好。”

“冇了修為,便不會再有紛爭,死域人若真的想要隱世,又何必在乎那一身武功呢?”

神火聖女呢喃著。

等林陽重新回來時,死域已經徹底寂靜了。

有人不甘,有人坦然接受,有人呆若木雞。

“謝謝。”

幕輕舞低聲說道。

其實按照林陽的性格,絕不會留下死域,畢竟死域屢次想要殺他,更進入江城將陽華人的位置報於天魔道,與之狼狽為奸。

連天魔道都被林陽剷除,林陽冇有道理要留下死域之眾。

之所以隻廢不殺,不過是看在神火聖女的麵子。

“現在有什麼打算?與我回江城?還是留在這?”

林陽問道。

“師尊可還好?”

幕輕舞輕聲問道。

“他在學院接受治療。”

“有你在,師尊定可無恙,至於我....便留在這吧,我實力並冇有多強,隨你回江城,也幫不了你什麼,當然,如若你需要我,可以隨時派人通知我,我會儘全力助你的。”

她凝望著遠方,秋眸閃爍著一抹透亮。

她經曆的太多,想要歇一歇了。

而如今的死域,是個最靜謐醉人的地方。

她不想參與那紛爭與殺戮之中。

“我尊重你的選擇。”

林陽從身上取出一張名片,放在桌子上。

“有事打我電話。”

說完,林陽轉身便要走。

“林陽!”

幕輕舞突然喚了一聲。

林陽步伐一滯,扭過頭望著她。

伊人囁嚅了下櫻唇,輕輕低語:“要保重。”

“好!”

林陽點點頭,帶著易麒麟一眾離開了死域地界。

返回江城的路上,易麒麟滿麵凝沉,憂心忡忡。

“在想什麼?”

林陽透過後視鏡,看了眼開車的易麒麟,淡淡問道。

“啊?冇....冇什麼。”

易麒麟連忙道。

“是在想龍王殿的事吧?”

林陽說道。

“這....林神醫,龍王殿到底是域外勢力,來無影去無蹤,這周時運又是龍王殿麾下四大分殿紫龍殿殿主之子,地位非凡,如果他要找我們麻煩,我們不知該如何應對啊...”易麒麟思忖了下說道。

“既然梁子已經結下,就該早做準備,派人去域外打探打探關於龍王殿的資訊,倘若這個周時運真的要為此事而尋我陽華的麻煩,我們能做的隻有反擊。”

“是,林神醫!”

易麒麟點點頭,踩動油門,奔馳車呼嘯開往江城。

然而等林陽回到玄醫派學院時,卻是被徐天帶到了學院中心的一處空地前。

此刻,這空地麵前,擺放著堆積如山的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