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陽這幾天本想在屋子裡好好研究天魔道的**,但自打他剷除天魔道的事情傳出後,每日前來道謝或拜訪的人絡繹不絕。

天魔道這些年來殘害的勢族數之不儘,因為其勢力強大,那些親友被之殺害的人隻得忍氣吞聲,苦思報仇而無門,如今林陽將天魔道覆滅,他們自然對林陽感恩戴德。

徐天建議乘機吸納這些家破人亡的人才進入陽華,以壯大陽華的實力。

林陽應允了,但要求接納之人心術要端正,不能有品行不正之人混進陽華的隊伍當中。

除此之外,還有不少熟人拜訪。

其中就有來自龍川的水家人。

水聖武親自登門,林陽不得已接待了一番。

因為水聖武的照顧,張晴雨的乾孃家葉家在龍川也算是混的風生水起。

等送走了這些人,林陽總算能安心的鑽研**了。

他企圖從這些**中找尋到突破至陸地神仙境的方法。

葉炎的威脅越來越大,時間已然不多,對方一旦鞏固好實力,隨時都能殺來江城搶奪至尊骨!

林陽狠狠的吐了口氣,滿臉的疲憊。

“林大人!”

楚秋走進屋內,喚了一聲。

“是楚秋啊!傷勢如何了?”

林陽起身,開口問道。

“我無大礙,張奇的骨灰已經裝斂好了,我打算不日就回寂滅域,親自送去祥雲派。”楚秋沙啞道。

林陽沉默片刻,點點頭:“我隨你一起去吧。”

張奇是為護江城而死,林陽自覺有愧。

“林大人,您就不用去了,江城形勢纔剛剛穩定,這裡缺不了你,我送就行了。”楚秋擠出笑容道。

“沒關係,走一趟花不了多少時間。”

林陽搖頭。

“那好吧...”

見林陽堅持,楚秋隻能答應。

然而這時,徐天突然匆匆跑進屋子,急聲呼道:“林董!出事了!”

“怎麼了?”

林陽一怔。

“外麵來了幾個人,說是要找您,我說您冇空,他們就把我們剛建的住院樓給炸了!”

徐天驚恐道,似乎想到什麼可怕的畫麵。

林陽眉頭頓皺,當即朝外頭跑去。

此刻,玄醫派學院已是騷亂一片,負責這裡秩序的龍玄軍團的戰士第一時間將大門內的幾個身影包圍。

陽華的高手們也紛紛趕來。

等林陽來到現場時,右側一棟新建的樓房,已然轟塌,漫天塵土遮雲蔽日。

林陽心頭大為光火。

“你們林神醫在哪呢?趕緊給老子出來,老子可冇功夫跟你們這群臭蟲浪費時間!”

一名留著短髮穿著身風衣的男子高聲呼喊。

他的眼神無精打采,一副提不起興趣的樣子,彷彿周圍這些手持槍械的龍玄軍團戰士是空氣一般。

“好大的膽子,敢在這裡撒野!不知此處是何地嗎?”

易麒麟走上人前,大聲喝道。

“你是林神醫?”

男子盯著易麒麟問。

“我不是!”

易麒麟喝道,但話音剛落,‘砰’的一聲,他的腹部便遭了一記氣勁攻擊,整個人卷所在地,不斷吐著汁水,已難站起身。

“你不是林神醫那你逼逼個毛?給老子滾,老子今日來隻為林神醫!”

那人罵道。

“你....”

眾人大怒,當即準備動手。

“住手!”

林陽喝喊。

“林神醫!”

“林神醫來了!”

人們的視線全部聚焦在林陽身上。

林陽快步上前,給易麒麟刺了一針,沉道:“冇事吧?”

“冇....冇事,林大人,這些人太囂張了!”

易麒麟捂著腹部麵部扭曲道。

林陽看了眼易麒麟的腹部,知道對方是手下留情,不然這一擊若打在易麒麟的心臟上,易麒麟早就心臟破碎而亡。

他看了眼那幾個人,發現其中有一個熟悉的麵孔。

不是彆人,正是周時運!

瞬間,林陽明白了這些人的身份。

“你們是龍王殿的人?”

林陽沉問。

“林神醫!冇想到吧?咱們這麼快就見麵了!”

周時運走上人前,冰冷笑道:“之前你在死域辱我龍王殿,現在我們來這,隻為討個說法,林神醫,你是現在跪下道歉呢!還是我們龍王殿的人讓你跪下道歉?”

“跪下道歉?”

林陽眉頭一皺。

“你就是林神醫吧?龍王殿不可辱,我們今日來不會為難你什麼,隻要你跪下給我們磕個頭認個錯,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之前那短髮男子淡淡說道,哪怕是看著林陽,他的眼神依然是那副提不起絲毫興趣的樣子。

然而林陽卻是一臉冰冷,盯著這些龍王殿人道:“我的那棟樓...是誰炸掉的?”

這話墜地,眾人儘皆一愣。

“林神醫,你什麼意思?”周時運一愣。

“我問你們,那棟樓,是誰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