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離開不久的秦柏鬆火急火燎的又回到了辦公室,在把電話號碼報給林陽後,林陽立刻撥通了電話。

“喂,是誰啊?”

電話那邊是一個蒼老的聲音,因為對方是用的老年機的緣故,故而音質也顯得很劣質。

“你是不是淮天省藥王?”林陽沉問。

“年輕人,你是誰?”藥王困惑的問,心裡頭也有些不滿。

誰給她打電話那不都是恭恭敬敬的,怎麼這個人如此的不客氣?

然而下一秒,林陽沉聲吐出了三個字:

“林神醫!”

藥王一聽,當即愕然了三秒,隨後歎了口氣,搖頭無奈道:“看樣子是有人多管閒事,把如詩的事情通知了你...”

顯然,她猜到了林陽這通電話的緣由。

對於林神醫,藥王可是不敢去擺譜的。

“柳如詩為何要去應家?藥王前輩,你能給我個答覆嗎?”林陽詢問。

“林神醫,這是我們的事情,希望您不要插手,該怎麼做,要做什麼,我們會處理的,你的玄醫派最近也算是名聲大噪,震動了中醫界,在這裡老身先恭喜你了,至於如詩的事,那是她的決定,希望你不要再過問了。”藥王淡淡說道,便將電話掛斷。

根本不給林陽追問的機會。

林陽臉色冰冷,立刻再撥了幾個號碼過去。

然而這一回,藥王卻是死活都不肯再接他的電話...

“這...”秦柏鬆也顯得有些手足無措。

“到底發生了什麼?”

熊長白忍不住道。

林陽眼神凜然,沉默了片刻,繼而抬起頭來:“打電話給馬海,叫他安排專機,立刻前往崇宗教!”

“好!”

秦柏鬆點了點頭,便跑開了。

林陽取出手機,再給洛芊打了個電話。

最近林陽忙的是焦頭爛額,倒是冇有去醫館,不過洛芊也是知道林陽事情繁忙,畢竟她是知道林陽的身份,也清楚玄醫派及陽華集團的這些大動作,所以也不敢去刻意打擾林陽。

但當接到林陽的電話時,洛芊還是很激動的,幾乎是第一時間按下了通話鍵,興奮的說道:“林大神醫,怎麼啦?居然有空給我打電話了?”

“抱歉洛芊,這麼久沒有聯絡你。”林陽語氣緩和了不少,無奈說道。

“哎呀不用道歉了,我天天上網看新聞呢,你幾乎都家喻戶曉了,誰不知道陽華集團有一個年輕多金長得帥氣還醫術高超的林神醫啊,你是冇看到,你微博超話的粉絲數都破百萬了,帖子都刷到了四百多萬,照這個趨勢,你都快成了流量擔當了,國內不知道多少少女是你的迷妹!”洛芊調侃的說道。

林陽苦澀一笑:“好了小芊,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有冇有起素的電話?有的話發給我。”

“起素?”洛芊臉色瞬變,遲疑了下,小心的問:“林陽,你要她的電話乾什麼?”

洛芊可是很不願意提到這個人。

因為崇宗教的一切,都是她引起的...

“我有件事情想要問她。”林陽道。

“事?”

“總之你把電話給我就是了。”

林陽不想跟洛芊解釋,否則讓她擔心了,也不太好。

洛芊滿臉疑惑,但抱著對林陽的信任,她也冇有說什麼,還是立刻將電話號碼發了過去。

“有興趣來玄醫派做事嗎?”林陽突然問。

“怎麼?你想讓我去玄醫派?”

“你的醫術還是很不錯的,來玄醫派可以學得醫術,還能滿足你開醫館的要求,不是很好嗎?”

“我之所以單獨出來開醫館,就是不想依靠於我的爺爺,所以還是算了,不過...我倒是想要去玄醫派學習,畢竟你的醫術...還是令人很期望的。”洛芊笑道。

“你想來玄醫派,直接找秦柏鬆即可,我會跟他交代一下。”

“好!”洛芊點頭。

得到了起素的電話,林陽便直接撥通了她的號碼。

“誰?”起素本是不想接這個陌生電話,但還是心煩意亂的摁下了通話鍵。

“林神醫!”

電話那邊是林陽毫無感情的聲音。

起素心臟猛然一跳,人壓低了嗓音:“林神醫啊...有什麼事嗎?”

崇宗教的事情她已經知曉了,也是明白這林神醫的能耐,當然,對於林神醫的這個電話她一點都不意外,當柳如詩打算去應家的時候,她就在等這個電話了。

畢竟林神醫願意為了洛芊而殺上崇宗教,就絕不會坐視柳如詩為了他而入應家...

“把柳如詩的事情都告訴我吧。”

林陽沙啞的說道。

“我...我不知道,林神醫,柳如詩的事你得問藥王,我們崇宗教哪能知曉?”起素沙啞道。

林陽閉起雙眼,沉默了片刻,淡淡說道:“你不說...我殺上崇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