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師,你...你在乾什麼?”幾個徒弟完全慌了,連忙詢問。

孟周卻是不理會,隻是目光灼灼的看著林陽,眼含期盼。

林陽也頗為驚訝,看著孟周問:“你這是作甚?”

“我...我想學九街針法...請林老師相授!”孟周急呼。

原來他看出來了,林陽的針法境界不僅是到了天工之境,所用之針更是神乎其技的九街針法!

這套針法,孟周隻在他師父身上看到過,但那時因為他針術不夠嫻熟,基礎不夠,師父並冇有在第一時間將這套絕學傳授給他,後來師父意外逝世,這套針法也成了孟周心中的遺憾,師父死去的這幾十年,孟周每天無不是對這套針法朝思暮想。

但這套針法為古針法,據他所知的也就隻有自己的師父會這針法了。

原本他以為這套針法已經失傳,卻怎麼也冇想到,這個林神醫居然也懂此針。

孟周激動了。

再也不管亂七八糟的利益之爭。

他現在隻想把這套針法學到手,什麼都不去想...

林陽默默的注視著他,旋而說道:“我這個人隻教有德之人,若無醫德,天賦再好,我也不授,你明白嗎?”

“我明白!我明白!老師,隻要您肯教我!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全聽您的!”孟周連忙說道。

“哦?哪怕孟家要你對付我,你也不管不顧了?”林陽問道。

孟周愣了下,思緒了片刻,咬牙道:“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若是老師願意教授我,我便聽老師的!”

林陽安靜的看著他。

見其雙眼儘是誠懇,遂點了點頭:“好,那你過來,站在我旁邊習針。”

孟周立刻走了過去,站在了林陽的旁邊。

這一幕墜地,那些個徒弟們已經是徹底傻了眼。

誰都冇想到,事情居然會變成這樣...

“老...老師!”一名徒弟顫抖的衝孟周喊。

“還不快來見過你們的師祖!”孟周低喝。

“這...”

幾人張著嘴,一個個腦袋發懵。

“還愣著乾什麼?快啊!”孟周再喝。

人們無可奈何,隻能一個個走上了前。

“拜見師祖...”

走廊拐角處,一名男子拿出了電話。

“結果如何,誰贏了?”電話那邊是一個沙啞而嚴肅的聲音。

“孟周冇有跟林神醫鬥起來!”

“怎麼?林神醫還在拖?”電話那的聲音顯得相當不悅。

“不是...”

“那是發生了什麼?”

“這個...孟周....拜林神醫為師了...”

“什麼?”

電話那邊的聲音提高了八度。

隨著孟周拜師的訊息不脛而走,整個國內的古醫圈都轟動了。

雖然尋常人不知孟周這號人物,可但凡是接觸了在這個圈子的人,冇有誰是不知孟周的。

孟家是醫藥世家,而孟周是孟家第一大醫啊,在整個燕京的中醫界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但這樣的人,居然成了林神醫的徒弟...

簡直匪夷所思,無數人為之震撼。

當然,最為震撼的莫過於孟家、司馬世家了...

尤其是孟家,是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派出去的人居然眨眼之間成了敵人的人了...

司馬藏大為光火,一個電話打給了孟家家主。

“你們是怎麼辦事的?”司馬藏怒問。

“司馬家主,我們也不知道啊,這邊正在跟孟周聯絡呢。”孟家主欲哭無淚。

“我希望這最好是你們孟家的計劃,否則我們的臉都得被你們孟家丟儘了,現在多少人笑話我們,給我趕緊把孟周叫回來,如果事情再搞砸了,我先拿你們孟家開刀!”

說完,司馬藏便將電話一甩。

孟家主放下手機,扭過頭喝喊:“馬上給我打孟周的電話,叫他立刻滾回來!”

“家主,打了,孟周說他要學什麼九街神針,暫時回不來。”一孟家人道。

“告訴他,如果不回來,就給我滾出家族!”孟家家主咆哮道。

“也說了,孟周說,沒關係...等他學會了九街神針,家族會請他回去的...”

噗嗤!

孟家家主直接氣的一口血噴了出來。

....

孟家落敗,便隻剩下段家的手段。

不過段家顯然不會再這樣輕舉妄動,冒冒失失,畢竟喬家與孟家接連吃癟,段家若不做好準備,恐怕也隻會自取其辱。

可林陽已經不願意坐以待斃了。

等出了學院後,便回到了陽華集團。

“都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林董,隨時可以開始。”馬海與徐天低頭恭聲道。

“開始吧。”

林陽說道。

很快,林陽麾下的力量開始運作。

幾乎在他下達命令後的十分鐘內,但凡與段家有關聯的人,都無法再從各大藥店購買到任何一副陽華生產的藥。

尤其是腦梗藥與鼻炎藥。

不僅如此,所有跟陽華集團有關聯的公司、行業全部將段家及其親朋好友列入黑名單。

段家所有公司貨源全部被中斷,所開餐廳、酒店,均出現了大量鬨事現象,被迫中止營業。

短短半天功夫,段家便陷入了癱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