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隊開走後,角落處才走出幾名穿著背心肌肉鼓脹的健壯男子。

  他們全程都注意到了這一切,一個個是冷汗涔涔,心有餘悸。

  本來他們是打算直接過去把蘇小傾帶走,可當他們要動手時,那些個保鏢居然出現了。

  看到對方如此陣仗,這幫人都懵圈了,哪還敢輕舉妄動?

  “媽的,還好咱們出來的晚,要是早點出來,跟這幫玩意兒撞見了,那可就糟了!”一名背後紋著雄虎的男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道。

  “幸哥,這些貌似都是專業的保鏢,我看他們的衣著打扮,像是陽華安保公司的人...”旁邊一名留著圓邊寸頭的男子道。

  “陽華安保公司?”虎紋男子臉色駭變:“這個丫頭...難道跟陽華集團有什麼聯絡?”

  “不可能吧...”

  “要是跟陽華有聯絡,那她家還能找咱借錢?還能還不起這幾百萬?”

  “不知道,但不管怎樣,欠債還錢,天經地義,哪怕她是陽華集團的人,欠了咱們的錢難道就不該還嗎?咱們可是有合同的!”

  “大哥,你說咱們現在該怎麼辦?”

  “去通知老大吧,老大背後可是那位,咱們可未必虛了陽華!”

  “好!咱們先回去!”

  這一行人匆匆離開。

  醫院內。

  林陽將電話放下,且是暗暗鬆了口氣。

  他已經接到了馬海的訊息,蘇小傾平安無事。

  “冇事了。”林陽衝著旁邊焦急萬分的蘇妤道:“小傾在我朋友那,她現在很安全,放心,那些人不會找到她的。”

  “那就好!謝謝你,姐夫!”蘇妤狠狠的拍了拍胸脯,大舒了口氣。

  “小妤!”

  這時,呼聲傳開。

  便是看一身病服的蘇顏小跑了過來。

  “小顏?你怎麼了?還好吧?”蘇妤頗為吃驚,顯然是不知蘇顏的事。

  “我隻是有點不舒服,冇什麼大不了,倒是大伯,我聽我爸說他出事了,剛送到這醫院來,他怎麼了?情況還好吧?”蘇顏忙問。

  蘇妤神色一暗,看了眼手術室,搖了搖頭。

  蘇顏神情瞬變。

  滴!

  這時,手術室的燈黯了下來,門被打開,醫生走了出來。

  “醫生,我爸情況怎樣了?”蘇妤趕忙上前詢問。

  “病人的傷勢很重,目前雖然已經止了血,穩住了傷情,但後續還得看他的恢複程度,得好好調養!”醫生道。

  “那就是說...”

  “病人目前的情況無法確定,如果他能撐過未來三天,就有機會痊癒,如果不能...”醫生搖了搖頭,便轉身離開了。

  蘇妤聞聲,直接身軀一軟,朝下倒去。

  “小妤!”蘇顏趕忙將她扶住。

  張晴雨、蘇廣、劉滿姍等人都趕到醫院,甚至連其他蘇家親戚都來了,蘇老太冇到,聽說是患了病,行動不便。蘇檜蘇北也未來。

  蘇泰住進了icu,情況不樂觀。

  劉滿姍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不住的抹眼淚。

  旁邊的蘇家人或是安慰,或是冷嘲熱諷。

  誰都冇想到,蘇泰一家竟會遭逢這等變故。

  “這麼說,大哥撐不過後麵三天,就得完蛋咯?”

  “醫生是這麼說的。”

  “大哥這也太慘了吧...”

  “這有什麼辦法?攤上這麼一個愛慕虛榮的老婆,隻能自認倒黴咯。”

  劉滿姍低著腦袋不敢吭聲。

  “誒,枕齊,你也彆這麼說,現在老太太還病著,這事還瞞著她,要是蘇泰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老太太要是知道了,隻怕咱蘇家要出變故!”

  “變故?嗬嗬,偌大一個蘇家,就被這些人作妖作冇了,變故早就出了!”

  蘇家人冷嘲熱諷,交頭接耳。

  蘇妤有些生氣的看著這些個親戚,小臉十分的難看。

  劉滿姍是哭的更凶了。

  “哎呀女兒,你這是乾什麼?你自己還是病號呢!趕緊給我回床上去!”張晴雨走來,瞧見蘇顏也在這,連忙叫道。

  “媽,我冇事。”蘇顏說道。

  “有事冇事你都給我回床上去,你大伯這你又幫不了什麼忙!在這瞎填什麼亂?回去!”張晴雨嚴肅道。

  蘇顏聞聲,隻得一歎稱是。

  但在這時,一個呼聲息響起。

  “等一下小顏!”

  蘇顏幾人一看,是那叫枕齊的人。

  他是蘇顏跟蘇妤的表姑父,這回也過來了。

  “表姑父,有什麼事嗎?”蘇顏困惑的問。

  卻見那枕齊拍了拍劉滿姍的肩膀,指著蘇顏笑道:“滿姍,你哭個什麼勁啊?救星在這,你還不趕緊去?”

  哭成淚人的劉滿姍一愣:“枕齊,你什麼意思?”

  “這還不懂?阿泰現在情況這麼糟糕,醫院裡的醫生治不好,但並不是說就冇人能治了?如果能把林神醫請來,你家男人還是個事?”枕齊笑道。

  “對啊!”劉滿姍猛地站了起來,但片刻後又哭喪著臉:“可林神醫哪是那麼好請的?我什麼人啊?不可能請得動的。”

  “你請不動,有人能請得動嘛!”枕齊望著蘇顏,微笑說道。

  這話一落,所有蘇家人都明白了枕齊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