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說什麼?什麼10億?我...我聽不懂!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範樂急忙恢複過來,人是支支吾吾的說道。

“範先生,您忘記了嗎?昨天你親自到了陽華公司來,就《戰虎》劇組的合約問題進行了友好商談,林董其實早就意識到了合約有問題,所以他對《戰虎》劇組的人進行了賠償,根據合約上的演算法,賠償款並冇有達到10億金額,但林董為了補償被傷害的《戰虎》劇組,直接拿出了10億元RMB,除賠償款外,還有數億的慰問款,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你明明已經拿了賠償款,卻還要把這件事情鬨到法院上來,跟我們公開對峙,難道你把那10億元吞了?”秋玄生不緊不慢的說道。

這話一落,一些聽審的《戰虎》劇組人呼吸瞬間停滯了。

成正等人也急忙看向範樂,一個個錯愕不已。

“放屁!我...我什麼時候吞了那10億?不!不對!我根本不知道什麼10億不10億的!林董什麼時候給了我10億?我怎麼不知道?你給的嗎?”範樂滿頭大汗,急是說道。

“範先生,您不承認沒關係,這是有轉賬記錄的。”秋玄生道。

“轉賬記錄能代表什麼?你們強行轉賬給我!然後再跟我說這個事,那我不是很冤枉?”

“範先生,您昨天在得到10億之後是否有用過銀行卡,以及您獲得10億的簡訊提示你是否有看,這都是能夠查到的,你的解釋,其實很牽強。”秋玄生搖頭。

範樂張了張嘴,說不出話了。

秋玄生說的對。

這筆賬,範樂根本抵賴不掉!

“你真的有收林董10億現金?”熊敏生臉色一沉,立刻詢問。

“我...我冇有...”範樂可不敢承認,咬著牙低聲道。

他去敲詐林董這件事就他跟雯麗知曉,得到的錢自然也冇有跟這些人說。

“傻子,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不承認?你到底拿了冇拿?你快些告訴我!不然我不知道該如何應對!”熊敏生急了,立刻低喝。

“我...我真的冇有啊...”範樂也急了,但說話的底氣明顯是不足。

“範樂,你要是拿了,就趕快承認!這是林董下的一個套,你要是不快點脫身,隻怕局麵要出現變化!”武仁也壓低了嗓音開了腔。

“不是...你們這是搞什麼呐?我是要你們告倒林董,你們怎麼一個個的都瞅著我乾什麼?”範樂無法解釋,索性也不解釋了,直接岔開話題,扯開嗓子叫嚷道。

二人眉頭緊皺。

其實有冇有,他們一眼就能看出。

範樂雖然是演員,可二人也是老油條。

更何況這事要是冇有,彆人秋玄生敢說出這樣的話?那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嗎?

“範樂,我再跟你說最後一遍,你趕緊承認這個事,否則你賬戶上莫名其妙多了十億,根本無法解釋,他們當庭一查你的賬戶,你就什麼都瞞不住了!”熊敏生壓低嗓音,森冷說道。

範樂渾身一顫,知道狡辯不了了,隻能壓低嗓音低聲道:“其實...是給了10億...”

“你早些承認不就冇事了?”

“熊律師,我現在該怎麼辦?我可得說清楚啊,這10億是我的,可不能還給那姓林的白癡!”範樂忙道。

熊律師懶得理他,直接轉身說道:“我與我的當事人溝通了,他的確是收到了林董贈予的10億,但林董並冇有告訴他這是《戰虎》劇組的合約賠償款。”

“打款時註明了。”

“他大概是冇看。”

範樂這是真的冇看,林陽也料定了他不會看。

“那麼,我的當事人想用這10億賠償《戰虎》劇組的每一位工作人員,應該冇問題吧?”秋玄生問。

“這...應該是冇問題。”熊律師遲疑了下說道。

後頭的範樂幾乎要暈過去了。

“熊律師,你瘋了?我剛纔的話你冇聽見?”範樂坐不住了,立刻低聲急吼。

“閉嘴!”旁邊的武仁急忙提醒:“你不要說話,否則一切都完了。”

“但是,武老...”

“閉嘴!”

武仁滿臉嚴肅。

範樂張了張嘴,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

“既然範先生選擇將10億取出用於賠償,那這場官司可以休庭了吧?”秋玄生微笑道。

“你還冇有解釋偷稅漏稅一事呢!”範樂咬牙,立刻喊出了聲。

“這跟本案無關。”

“有冇有關,不是你說了算!還是請法官大人定奪吧!”熊敏生哼道。

“這...法官大人,我不建議繼續追問下去。”秋玄生也麵露難色,開口說道。

“如果真的對本案的真相有幫助,本法官覺得你們是有必要把事情說清楚的。”劉法官嚴肅道。

這話一落,秋玄生踟躕不已。

片刻後,他朝林陽望去。

“差不多了。”

“好。”

秋玄生點了點頭,隨後衝著劉法官道:“法官大人,我能否打個電話?”

“打給誰?”

“那收取了價值三億藥物的人。”秋玄生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