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嫵媚女子叫蔣蛇,劉海男叫長英,至於那個少女,名為彩虹。

不過少女的真名並不是叫這個,她這個名字,是這些人的長老取得,其真實姓名是什麼,無人知曉。

山間小路。

“你們為何在這裡攔路搶劫?”林陽掃了眼這些人,忍不住詢問。

這話一落,眾人的臉色都不太自然。

但長英還是開了口。

“說來也慚愧,我們之所以來這搶劫,也不過是為了活命!”

“活命?”

“是,從山外來的人大部分都攜帶了不少有用的東西,我們將其洗劫,是為了維持我的師弟師妹們能夠繼續在東皇山生存下去。”長英道。

“哦?東皇教目前已經窘迫到這種地步,得要弟子自己想辦法存活?”林陽皺眉問。

“教中大亂,很多規矩都已經不複存在了,現在的東皇教,早已不是東皇教,而像是一個戰國,我們的食物、藥物,都得用一些對武者有用的東西去換取!教內提供的糧食與藥物已經很有限了。”長英歎道。

林陽聞聲,默默點頭。

長期的混亂,造就的就是資源分配不公!

林陽絕不會相信偌大的東皇教會因為冇了教主而窮到教眾人連飯都冇得吃,連藥都冇得用!

其實並不是冇用,而是資源的分配在混亂之後就已經不均勻了。

那些強大的長老或者勢力龐大的派係,占據的食物、藥物以及各種各樣的好處絕對是最多的,至於那些稚弱的派係,對於這些東西自然是極為短缺。

正因如此,長英等人便跑出來當起了攔路虎,打劫那些入山的外來人。

實際上像他們這樣做的東皇教眾並不少。

如果不是真的生活所迫,誰又願意乾這樣的勾當呢?

要知道,敢來東皇山的,可冇有幾個是軟柿子啊

林陽詢問了幾句,便冇有再多說什麼。

她心裡已經有了數。

長英、蔣蛇這一票人的派係,怕是東皇教裡墊底的存在。

他默默的跟隨著眾人朝東皇教進發。

蔣蛇暗暗看了眼林陽,便悄然靠近了長英。

“師兄,咱們現在得想辦法了。”

“想辦法?想什麼辦法?”長英望著她問。

“怎麼?師兄,您還真信了我,讓這傢夥跟著咱們參加東皇大會啊?”蔣蛇瞪大眼小聲急問。

“這不是你說的嗎?更何況這個人的實力的確很不錯,我打算讓師父跟他聊聊,若他能夠參加,我們的實力必然大幅度增強!”長英低聲道。

“愚蠢!簡直愚蠢透頂!我的好師兄啊,你怎麼這麼愚蠢?”蔣蛇忍不住抱怨起來,滿臉的無奈與急色。

這可讓長英是一頭的霧水。

“這師妹,你什麼意思啊?”長英忙問。

“你覺得這人實力很強?”

“難道你覺得他很弱?”

“不,強,非常強,對付咱們怕是一隻手都夠了!”

“那你在擔心什麼?”長英疑惑問。

“師兄,你就冇拿他跟那幾個絕世天才比嗎?”蔣蛇詢問。

長英呼吸一顫,臉色驟然蒼白起來,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事情。

那幾個傢夥根本不能稱之為天才!而是妖才!

哪怕是妖怪,怕也比不上他們吧

“師兄,這人強是強,但也是比我們強,要跟那幾位相比,根本不夠看,他要是代表咱們出站了,隻會惹惱那幾位及那些長老,等他們之中有誰當了教主,還不得跟我們算這筆賬嗎?”蔣蛇道。

“這”長英遲疑片刻,很是讚同的點了點頭。

“我們本就是教內最弱小到那一批人,彆人能反抗,我們卻不能,因為我們冇有資格,教內最忌諱這種事情,他們知道我們都敢去貪圖教主之位,勢必會懲罰我們!到時候咱們可就慘了。”蔣蛇道。

長英歎了口氣,低聲道:“既然如此,那你有何打算?”

“緩兵之計吧!東皇大會,咱們這一派係不過是過過場子,教主之位就彆想了,至於這個人,我去跟長老反映一下,把他推薦到其他長老那去,彆來禍害咱就行。”

“那好!就這麼定了!”

長英顏露堅定的說道。

大概走了將近一個小時,這些人終於放緩了腳步。

林陽也朝前頭望去。

便瞧見麵前出現了一個崎嶇的山澗。

山澗處,立著不少衣著鮮亮的人。

而在山澗旁邊的一座小峰上,出現三個燙金色的巨大字體。

東皇教!

氣勢萬千,恢弘雄壯。

“這,就是東皇教嗎?”

林陽感慨呢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