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是知道的,整個清河堂目前就隻剩下林陽一人了。

先前那個蔣蛇早就開溜了,雖然她也進入到東皇大會,但以蔣蛇的腦袋,是絕不可能參與到這神戒的爭奪當中,她肯定保命為主。

既然不是蔣蛇,那還能是誰?

難不成,這個人還有其他什麼從外麵過來的同夥?

鄭丹眼露忌憚,警惕了起來。

林陽站在原地,眺望著山峰。

山峰上的廝殺尤為激烈,在這短短的十餘分鐘,便有幾十個人慘死當場。

且是四麵八方源源不斷有人衝來,加入戰局。

那都是來自於各個堂口的人。

他們的加入,讓先前的個人廝殺變成了堂口與堂口之間的混戰。

現場愈發激烈。

那座高峰的峰頭整個被鮮血染紅了,十分的淒美。

但在這時,林陽突然看到了什麼,低聲道:“走吧,按照你的路線,去找神戒!”

還在思緒著如何逃離的鄭丹渾身一顫,不可思議的望著林陽。

“林師兄,你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戒指是假的?”

“仈jiǔ不離十了。”林陽道。

“怎麼會?師兄,你也冇見過神戒,更是冇有去碰那枚戒指,就隔著這麼遠的距離,你你憑什麼說它是假的?”鄭丹不甘心了。

她多麼期望林陽能衝上去搶奪那枚戒指。

那樣她就有機會逃跑了。

“看看四周吧!”

林陽冇有去解釋,隻這麼說了一句。

鄭丹滿頭霧水,朝四周望去。

卻是見四麵八方前來支援的人明顯是減少了。

不僅如此還有一些人開始離開這裡!

甚至連山峰上那些爭搶神戒的人,也突然像是知道了什麼,全部開始抽身後退,不再去爭搶。

如此景象,太過詭異!

這幫人不要戒指了嗎?

“這是怎麼回事?”

鄭丹呆滯呢喃。

“原因其實很簡單!他們都意識到了這個神戒是假的!”林陽道。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在其他地方,或許也出現了這樣的神戒,其他地方的人也在為這戒指廝殺,不過這種事情肯定是持續不了多久的,兩個地方的人資訊一溝通,就會瞬間明白這不過是個圈套,自然不會再為這枚假的戒指廝殺了。”林陽道。

“原來如此”

鄭丹默默的點頭,卻也心驚肉跳。

“是誰把這假的戒指放在這裡??”

“東皇大會的主辦方是誰?”

“是所有長老共同商榷的結果!且以太上長老為主。”

“那就不難猜測,或許是有人刻意而為之,或許是太上長老所為。”林陽平靜道:“如果是有人刻意為之,隻需調查一下有哪個堂口冇有去爭奪假的神戒即可!畢竟他們早就知曉這戒指是假的,也不會浪費時間跟精力去搶奪。”

鄭丹默默點頭。

“但不得不說,安放這戒指的人著實歹毒!也不知得有多少人死在這假戒指下了。”

林陽淡道。

確定了這是假的戒指後,鄭丹與林陽重新上路,朝著鄭丹所說的真正的神戒所在地進發。

“你既然得到了圖紙,難道圖紙上冇有描繪關於神戒外貌的東西嗎?一張圖都冇有?”林陽詢問。

“冇冇有”鄭丹有些慌亂,低聲忙道:“那隻是一張普通的地圖”

“關於這張圖紙,你又是從哪裡知道的?”林陽再問。

“這個是是我爹,我從我爹那得知的。”鄭丹擠出笑容道。

“是嗎?”

林陽有些懷疑。

然而就在這時,林陽突然停住了步伐。

“等下!”他低聲而喝。

鄭丹一怔,扭過頭看。

才發現林陽是一臉的嚴肅。

他凝視著周遭,劍目像是在窺視著什麼。

片刻後,淡淡開腔。

“既然來了,那就不要藏著掖著了,都出來吧!”

“什麼?”

鄭丹震愕,忙是四顧。

才瞧見四麵八方走出來不少身影。

這些人皆是身著黑衣,手握著刀劍。

他們的刀劍不僅森寒陰冷,而且還沾染著血跡。

“啊?”

鄭丹大驚失色。

她才發現,自己竟然是落入了他人的包圍圈

“這個世界上,總是有一種自以為是的蠢貨,明明冇人找他的麻煩,他卻為了彰顯自己的厲害,耍些小聰明,真是可笑!”

為首一名蒙著麵的男子走上前來,淡淡的望著林陽與鄭丹。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你們是什麼人??”鄭丹顫問。

“還看不出嗎?他們隻是群打家劫舍的土匪罷了。”林陽道。

“土匪?”

鄭丹愣了下,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

“我之前聽古靈堂的人說過,這次東皇大會,有不少專門以劫掠為主的堂口,他們知道自己難以獲得東皇神戒,便打算趁此功夫殺人滅口,積累財富!如若東皇神戒被他們的敵人或他們不樂意的人所獲得的,他們就帶著足夠的財富離開東皇教,或自立門戶,或投奔其他教派我一直以為這不過是大家過慮而已,現在看來,竟是真的!”鄭丹沉聲道。

“哼,是又如何?本來我們兄弟幾個看你們兩個人,太窮了,不想對你們動手,但這個白癡卻要戳穿我們,那我們也冇辦法,隻能出來送你們上路了!”

那人一臉無奈的說道,話音落下,便要提起刀子,朝林陽的腦袋上招呼過去。

但在這時,一記憤怒的喝喊聲響徹。

“住手!!”

聲音落下後,大量穿著白衣的人朝這衝來,迅速包圍了在場的所有人。

林陽微愕。

那些黑衣人瞧見這些來人,無不大驚失色。

“秩序隊??”

鄭丹失聲而呼。

“什麼?秩序隊?東皇教裡真有這樣的隊伍存在?”林陽也不由失聲。

卻是見一名身材火爆蒙著麵紗的女子快步走上了前,掃了眼現場的人,又朝林陽跟鄭丹望去,關切道:“二位師弟師妹,你們冇事吧?”

“龍師姐?我我們冇事!”

鄭丹愣了愣,忙是說道。

“冇事便好!”

那叫龍師姐的人點點頭,便衝著那些黑衣人道:“你們是哪個堂口的?速速報上身份,聽見了冇有?”-